回來這裡也過了一段時日,工作很快就上手了。總裁還沒看到,倒是常常見到那天的實習生總是在各樓層間跑來跑去,後來才聽說那個實習生跟在總裁身邊學習。名義上是實習的,實際上已經是總裁助理了。

聽到這裡,他不禁刮目相看。願意承擔重責大任的年輕女孩固然值得稱讚,但她肯培養一名實習生為左右手的行為更是勇氣可嘉。

而事實證明總裁並沒有看錯人,那女孩的能力的確足以勝任這個角色。

不過……他想到那天在電梯前的偶遇,忍不住笑了。看樣子女孩的性子還得要多磨練一陣子才行。

回過神,才剛要繼續投入工作時,有人敲了敲他的桌面,因為開放式的工作環境中大家都在同一間辦公室裡工作,而這裡只有一個對外大門。他抬起頭,看向叫他的一名同部門的同事。

「門外,總裁助理找你。」說完後那同事就回自己的位置做事了。

聞言,他立即站了起來,走向門外。才一踏入走廊,就看見女孩站得直挺的正在等他。

「啊?原來是你!」一看到他,女孩驚訝的說道。

他微笑的走近她,「妳好,上次來不及自我介紹,我是比因‧金恩,新來的電腦工程師。」

「原來如此。」她點點頭,要找的人確實是他。只是那個名字怎麼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想不透為什麼自己有這種想法,她決定先壓下心中的疑惑。「照規定,總裁會親自與新進員工見上一面,而總裁最近不在國內,最快也要三天後才能見你。請問你三天後是否方便抽出一點時間呢?」

問話的同時,她順便打量著他。那句照規定當然是胡謅的,是小姊姊要求見他一面。可是照她看來,這人只是帥氣了點,憑什麼引起小姊姊的注意?

等三天嗎?六年都等了,不差這三天。他只思考了一下便回答:

「可以。請問大概什麼時間方便?」

「大約下午三點半,我會過來帶路。」她說。

「好,那就這樣。請問還有別的事嗎?」他問。

「沒事了,不好意思打擾你工作了。」她鞠躬敬禮。

他笑著跟她說了句「不會」之後,兩人便回頭忙各自的事。

三天的時間很快的到了,他跟著她,一路來到了總裁辦公室。

她先走進辦公室裡,通知坐在裡面的人一聲後便離開了,之後,裡面傳來一個悅耳動聽的聲音:

「請進。」

站在門外的他聽見了這熟悉的聲音,想到分別多時的兩人即將見面,心裡感到既高興又緊張。他勉強穩住心思,進入了辦公室。

看著那朝思暮想的身影近在眼前,他幾乎忍不住就要上前去擁抱她。多年不見,她變得更加動人了。長久以來因思念而逐漸失去活力的心,因為她的存在再度活了過來。

一見到他,她立即僵住了身子,彷彿回到六年前,她因他而怦然心動,不自覺的心跳加快。

最後,是他先開口:

「妳好嗎?」

一句話,把時光拉回現在。

斷斷續續的聯絡,讓他們一直都不夠熟知彼此,唯一能支撐自己的,只剩下對彼此的堅信不移。

他的問句,讓她笑了。「我很好。只是有點忙碌。」

她有好多話想說,但是真的事到臨頭,她又說不出來。

他們都已不再天真,對彼此的感覺會不會因此而改變?

他緩緩走近她,單手撐在桌上,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她說:

「我一直很想妳。」

醒著想念,睡著了也想念,他想她想得心都痛了!

她被他直接的說法給弄得一陣臉紅,還沒說些什麼,只聽見他又說:

「妳相信嗎?才離開妳不到一天,我簡直後悔得要死。提那什麼芭樂意見,沒有妳我連一天都熬不下去,居然還想撐六年,而且還要妳等……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我真是個自私的混蛋。」

說到這裡,他撇嘴笑了笑。她看著眼前男人的神情,聽著他的話,感覺心臟好像被人狠狠擰了一把,又疼又難受。

然後,他繼續說著:

「可是這是我自己說出口的,我根本沒資格反悔,而且我的承諾並非隨口說說。我仍然不停的想著妳,思念支撐著我繼續下去。妳相信嗎?整整六年,我沒出去聯誼過,就連交友圈也變得拘限。」

語氣一頓,他又說:

「我的心裡只剩下妳,除此之外,我只能拼命要求自己儘快達成目標。現在我回來了,綺弭,我想跟妳說:『對不起』。」

他當初太任性,到頭來折磨了自己,也害苦了她。

她站起身,眼角泛淚,微笑著仰頭看他,說:

「別說對不起,你有你的想法,是我自願等你的。重要的是,你達成了你的目標,也依照約定回來了,這一切並沒有白費。」

她很高興也很感動,這男人所做的一切,終究是為了她啊!

「歡迎你回來,還有……」她臉兒一紅,伸出手臂抱住他,輕聲說道:

「其實我也很想你。」

若不是這樣,她又何必真的傻等六年?

他回擁她,感受著她玲瓏的曲線,嗅著她的馨香。「謝謝妳願意等我。」

停了一下,他再度開口:

「綺弭,我愛妳。」

這句話,他一直放在心裡,今天總算能親口對她說了。

他真心的愛語讓她一直含著的眼淚瞬間掉了下來。

他看見她的淚水,頓時慌了手腳,也忽略了她嘴邊的笑容,只連忙用手指幫她抹去淚滴。「怎麼了?怎麼哭了?我說錯了什麼嗎?」

聞言,她笑出聲音。

「笨蛋!」她一邊說,一邊抽過一張面紙,收拾臉上掛著的眼淚。

一個只用六年就搞定博士學位還當上工程師的人怎麼會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她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他。

接著,她開口說:

「你沒說錯什麼。至於原因,你慢慢猜吧!」

她笑得一臉幸福燦爛。這一刻,兩人的幸福正式降臨。

她不急著告訴他,她是被他感動,才會掉下眼淚。也不急著告訴他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她的心,一直都圍繞著他打轉,不論是六年前還是現在,從來不曾離開過。

☆☆☆

她看到了、她看到了!

她發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去倒個茶水而已,誰知道他們沒把門關好,一走過去就看到小姊姊跟人相擁的畫面了!

要不是看到小姊姊一臉的幸福模樣,她肯定衝上前去打那個輕薄小姊姊的大膽男人一頓!

這麼想著,她的腳步已在不知不覺間停了下來,仔細的注意著辦公室內的狀況。

……糟糕!她現在這樣,不就是所謂的「偷窺」嗎?

一想到自己正在做的事,頓時讓她羞愧的想轉身離開。可是她還沒踏出第一步,就先看到了小姊姊哭泣的臉龐。

這混蛋!她火大的看著裡面的男人。才來沒幾分鐘,就惹小姊姊哭了!

正想跳出去幫襯時,卻看見了小姊姊帶笑的嘴角,讓她的腦袋在一瞬間立刻停止工作。

……現在是什麼情形?為什麼又哭又笑的?

就這樣,未經男女情事的她傻愣在原地,把辦公室內發生的故事看完,直到內線電話響了,她才回過神趕緊做事去。等到工作做到一半時,她才想到她的茶根本忘了倒!

輕拍自己的腦袋一下,她再度起身往茶水間走去。

此時,小姊姊跟那個男人正好從辦公室裡走出來,一看見她,小姊姊立刻叫她過去。

「小萼,妳來看看這是誰?」

一出聲,男人立即當場石化。

啥?這個女孩就是當年的小萼?那個總是跟他吵嘴的小女孩?!

他狂盯著她,往事一幕幕衝上心頭。就算事隔多年,他仍然對她搞破壞的功力印象深刻。

她聽話的走近,細心的看了看男人,除了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之外,她完全搞不清楚小姊姊到底要她認出什麼。於是她搬出公事化的笑臉問道:

「總裁,請問這位先生是……?」

想不到小姊姊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露出在私底下才會出現的放鬆笑容。

「小萼,叫我小姊姊就好。不過我沒想到妳居然會忘了他。」接著,她偏過頭嘲笑他:

「你該糟糕了,小萼對你完全沒印象耶!怎麼辦?」

此話一出,小萼更加用力思索眼前這位究竟是誰;而他則是臉上掉下三條黑線,無奈的看著眼前的狀況。

他的手自動攬過心愛的她,把小萼晾在一旁,換來了她害臊的瞪視。

小萼想過一輪之後,誠實的說出自己的觀察:

「小姊姊,我真的想不出來。我該認識他嗎?」

不就是新來的工程師嘛!在她的印象中,她沒認識過這種人。

認不得最好!他巴不得離這機伶得可怕的女孩遠一點!他默默心想。

這下她忍不住輕笑出聲說道:

「呵呵,他是比因哥哥啊!妳忘啦?」

比因哥哥?小時候總是搶走小姊姊的人?她再度審視著男人,發現那張臉的輪廓還真有那麼幾分相似。

小萼睜著大眼,試探性的問他:

「壞蛋大哥哥?」她不小心的把習慣性稱謂脫口而出。

語音剛落,他的臉立刻黑了一半,被他擁著的她則是掩嘴竊笑不已。

「我不是壞蛋。還有,我說過很多遍了,我的年紀比她小。」他指了指身旁的女人提醒道。

小時候就算了,怎麼長大了還是一樣?總是被這樣稱呼的他只覺得無語問蒼天。

呃!她不是故意的!只是習慣了……她俏皮的吐著舌頭,誠意十足的道歉:

「對不起,我不小心就……總之,好久不見了,壞蛋……不對,是『比因哥哥』。」

說完,她尷尬的乾笑著。習慣真的很難改過來嘛!

本來就不想在這小事上多做計較的他也不在乎她的口誤,只說:

「好久不見。在這裡過得好嗎?」

「很好呀!」說到這個話題,小萼的興致全提了上來。「小姊姊對人超好的!而且這裡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我很喜歡這裡!」

聞言,他笑著看了愛人一眼。「那就好。」

「你呢?工作上有沒有困難?」在一旁的女人開口問道。

他想了想。「還好。目前都適應得過來。」

聽了他的回答,她又輕輕笑開了。「我想也是,依你的能力這些工作並不算太難。」

哇哇!好久沒看見小姊姊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笑這麼多遍了!小萼驚訝的想著。

不過,她對小姊姊跟比因哥哥說的話有疑問:

「小姊姊,什麼叫『依比因哥哥的能力』啊?」

比因哥哥的能力很強嗎?還是工作太難了?

「小萼我問妳,比因哥哥在哪個部門工作?」她笑著回答了小萼的問題。

「資訊部門囉!」小萼很快的回答。

「可是小萼,比因哥哥是博士畢業的喔!」

她只提示到這裡了,剩下的小萼自己會去推敲出來。

小萼腦中飛快的算著:小姊姊今年二十六歲,比因哥哥二十四歲,上大學時只有十八歲,那麼……

她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看著他。

「比因哥哥是超級資優生嗎?」六年?速度未免太快了!

他淡笑,深情的眼眸注視著心愛的女人。「我只是比較努力而已。」

「為什麼?」驚訝過去了,小萼想不透男人這麼做的原因。

「為了跟她並肩站著。」他簡單的回答。

為了她,他可以拼上一切,之前的辛苦全過去了。

比因哥哥的話好難懂。小萼看著眼前重逢的有情人,完全搞不懂那句話的含意。

突然間,剛才不小心看到的畫面閃過她的腦海,讓她雙眼立即冒火,不假思索的質問他:

「你惹小姊姊哭了對不對?!」

這壞蛋肯定又欺負小姊姊!

被這麼一吼,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的兩人,只見男的臉頰微紅,帶著尷尬低吼:

「妳怎麼可以偷看!」

「喔!」女人則是躲進男人的懷裡,嬌羞的輕聲驚呼。身為總裁被看見了這種事,她還要不要帶人啊?

呃、那個、這個……小萼現在才想到,她好像不應該把這件事說出來的。可是說都說啦!還能怎麼辦?她只好硬著頭皮承認:

「那、那是不小心的!是門沒有關好……」結結巴巴的語氣透露著心虛,她小小聲的補充說明。

後來轉念一想,她要說的重點不是這個!

「你只會欺負小姊姊!以前兇她,現在又惹她哭!壞蛋果然是壞蛋,要不是被我看到了,小姊姊不知道會被你欺負成什麼樣子!」她兇巴巴的吼他。

他護著懷裡的女人,不管場合的吼回去。「妳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她?分離六年好不容易重聚,疼她都來不及了,哪還捨得欺負她?」

「我兩隻眼睛都看到了!」小萼也不甘示弱,為了維護小姊姊,禮教什麼的先丟一邊去!「如果不是你欺負小姊姊,她才不會哭!」

認識小姊姊那麼久,就算再辛苦,她也只會苦笑著忍下來,哪時候見過她掉淚!

那麼壞,還想要她改口稱呼?門都沒有!

他才剛要反駁小萼的歪理,就感覺到女人安撫的拍了拍他的手背,紅著臉對小萼說:

「小萼,他沒欺負我啦!實際上……他大概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他才剛想點頭贊同愛人的觀點,就被小萼一陣搶白。

「小姊姊妳不用幫他說話。」

小姊姊一整個人都被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帥、骨子裡壞透了的哥哥迷走心智,當然會為他平反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聽小姊姊說的,肯定是白痴!

女人一臉無奈,看著身旁的男人,表示自己沒辦法了。

被她看著的他更無奈。連跟小萼感情好的她都沒辦法,還要他怎麼為自己說話?

小萼才不理會他們之間的「默默傳情」,直接對男人宣告自己今後採取的做法:

「壞蛋大哥哥,既然小姊姊這麼相信你,我決定接下來要代替小姊姊監視你!」

最好是對小姊姊忠心不二,不然的話……哼哼哼!她斜睨著個頭比自己高大的男人。

喂!他還有沒有人權啊?想到接下來的日子都要活在小鬼自以為是的「注目禮」之中,就感到渾身不對勁。他想搬救兵,卻聽見唯一的救兵安慰他說:

「先順著她的意思吧!時間久了她會了解的。」

然後她轉頭跟小萼說:

「小萼,不可以說『壞蛋』。」她語氣堅定的要求。

她一說完,男人跟女孩的臉都垮了下來,成了兩張苦瓜臉。

壞蛋不能叫壞蛋,那要叫什麼?只能叫大哥哥了嗎?小萼不甘願的心想。

……可以說不嗎?他還想跟她吃飯、約會,外加兩人旅遊,總不能讓一顆又大又亮的電燈泡老是理所當然的杵在兩人之間!她的安慰讓他頭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