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毫不顧忌他人眼光,他牽著她的手走在街上,沒有特定要去哪裡,只是隨性的在路上逛著,輕柔的交談聲挾帶著淡淡的笑意,探詢著對方的意見,兩人慢慢的決定要上哪兒祭拜五臟廟。

他的手大大的,把她的手完全包覆起來。彼此的手指緊緊交纏著,體溫透過指尖相互交換微熱,藉著手腕,他強而有力的脈搏感染了她,心跳加快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最後,他們在一間看起來挺雅緻的家庭小餐館解決掉晚餐。把手機調成靜音,向彼此傾訴六年之間發生的一切,談到有趣的事會感同身受的輕笑著,說起緊繃的生活壓力也會替對方感到辛苦沉重,不小心遇到的危機會一起緊張,放鬆的時候又跟著安下心來。

離開餐廳後,他們在街道上漫無目的地閒晃,像個普通的青少年情侶享受著難得的兩人世界。從樹上被風吹落的花瓣、搖曳的小草、尋常的街景和一致的步伐,但共同看見相同的景色卻讓一切變得不一樣。

夜色漸深,他君子的開車送她回家,兩人相視而笑,站在她家的門口跟她道別。

她說,他們有很多時間,不急。他尊重她的選擇,紳士的不留在她家過夜。

少許的距離,讓兩人擁有一些自主的空間,也產生了些微朦朧的美感。

「我期待最美好的時刻來臨。」他說。

「最美好的一刻總得留到最後。」她俏皮的回答。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發現她調皮的性子更勝以往,卻也更令他著迷。

「最後是什麼時候?」他配合著她玩了起來。

她嫣然一笑,「這個嘛!時候到了你就知道了。」

「所以要抱妳我還要慢慢等囉?」他揉進一些真實心意的打趣著。

「今天才抱過呀!」臉上帶著紅暈,她故意這麼說著。

他從善如流,「妳讓我總是要的不夠。」

最後,他仍忍不住在口頭上逗弄著她。

被他一逗,她的臉蛋更顯紅潤。「那是你自己的問題。」

她的聲音軟軟的,聽起來似有幾分引人遐想。

他湊近她,輕輕的在她粉嫩的唇上印上一吻,順利誘得她的雙眸半閤,晶亮的眼神變得水潤。

她的呼吸紊亂,他突如其來的親吻讓她心跳急速加快,只能夠癱軟在他懷裡,任由他帶著得意笑睇著她。

「壞蛋,說話不正經。」她嬌嗔。

「是妳害的。」他說。「誰叫妳這麼誘人。」

「胡說!」她在他的胸膛上輕搥一記。

他拉下她的手,再度偷香成功之後,賊笑著跟她說:

「我回去了。晚上不在妳身邊,妳會不會想我?」

「我才不想你這壞蛋呢!回去、回去。」她語帶嬌羞的趕著他。

他「呵」的一聲笑了出來。「知道了,那明天見了。」

語氣一頓,他又說:

「我會很想妳的。」

他的話讓她紅透了整張臉,他情不自禁的俯下身親了她的臉頰之後,坐回車上,跟她說聲再見。

她摸著被親的臉頰,難掩嬌俏的朝他揮了揮手,目送他開車離去。

☆☆☆

他們規矩的行為雖然在隔天早上就被小萼懷疑,甚至還質疑他的人格與身體狀況,但在兩人一再的澄清之下,總算避免了一場可能的誤會,也讓小萼決定應該要撇除成見,客觀的看待男人的心。

於是,還不到下班時間小萼又出現了。只不過這次小萼倒是很坦蕩,像是來找他玩一樣。

可惜的是他並不在位置上,而同事一知道小萼來訪的用意,就自動帶著小萼到他辦公的位置。

小萼好奇的觀察著,發現他的桌面真的收拾得很好,井然有序的,完全找不到混亂的跡象。

「工程師都像大哥哥一樣這麼愛乾淨整潔嗎?」小萼喃喃自語。

桌上有一張便條紙倒是吸引了小萼的注意力。她仔細的看著紙上的字:

「尺寸…日期…喔!還有電話。這是幹嘛用的?」她不改好奇寶寶的性子,認真的思索著這跟工程師的工作有什麼關係。

在她想得腦筋都快打結時,突然桌上的電話響了。一時間她也忘了現在她是以私人的身分來找大哥哥,反而直接幫忙接起電話:

「您好,我是小萼。比因.金恩先生目前不在位置上,是否有我能為您效勞的地方呢?」

話筒的另一方響起了一個女聲。「您好,這裡是生世相許婚紗。」

婚紗公司?小萼不是很懂這通電話究竟是打錯電話還打錯部門。

不等小萼想完,對方繼續說著:

「請您幫忙通知金恩先生,他要的婚紗樣式我們已經幫忙試作好了,請他回電告訴我們他要的尺寸,以方便我們製作。」

啥?他訂作婚紗要幹嘛?小萼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忍不住的開口詢問:

「小姐,不好意思跟您請教一下,是要誰的尺寸呢?我怕轉述過程中萬一弄錯了就不好了。」她連藉口都想好了。

「喔!要未婚妻的尺寸,如果可以的話,本人親自來一趟最好喔!」對方的小姐這麼說著。

小萼先壓下心中的疑惑,把戲作足。「嗯!好的,我了解了。請問什麼時候方便給您資料呢?」

「越快越好。金恩先生說再過沒多久就要舉行婚禮了,我們是希望新郎新娘至少要試穿過一次婚紗,這樣我們才好修改喔!」

「好,我會替您轉達的。再見。」小萼回答,接著掛上電話。

未婚妻?這時候為什麼會跑出一個沒聽說過的人物出來?她默默想著這些事。突然覺得事態嚴重,當下也顧不上本來要找大哥哥做什麼的,便直接起身回總裁辦公樓層。

路途中,小萼跟他打了個照面,匆匆打過一聲招呼之後她就離開了。

這小鬼到底是來幹嘛的?他看著小萼離去的身影,完全無法理解小鬼的舉動。

電梯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小萼幾乎是快跑似的衝向小姊姊的辦公室。

「小姊姊、小姊姊!」此時小萼又把應有的禮節全拋到垃圾筒去了。

聞言,她從公文中抬頭,無奈的看著小萼說:

「小萼,妳又把禮貌丟掉了。」

說過很多次了,雖然這樓層只有她們兩人,可是萬一要是有人上來或著有客人在的話,這些人看見了會認為小萼不適任,那對小萼只會是一種傷害。

「小姊姊,等一下妳就不會再去管禮貌不禮貌的事了!」小萼喘著氣,硬是要把話說齊。

什麼跟什麼啊?她無奈的笑著,不當一回事,打算低頭繼續辦公,但還是問了小萼一句:

「妳不是去找大哥哥了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

速度快得像去逛一圈一樣!

「我就是要說這個!」小萼嚷嚷。「小姊姊,妳別以為我又去找大哥哥的碴。我今天是下去跟大哥哥純粹聊天的!」

「看樣子妳沒聊到。」她仔細觀察後出自真心的微笑著。一個是跟妹妹一樣的存在,另一個是她愛的男人,她不希望這兩個人互相討厭、仇視。

「沒時間聊了啦!」小萼著急的說著。「我幫大哥哥接了電話,可是那個是婚紗公司打來的!」

小萼的說詞讓她挑了一眉。

「也許是打錯部門吧!」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她一行一行的看著紙上的字。

「不是啦!小姊姊,妳仔細聽我說!哎呀!公文別看了!」小萼伸手,啪的聲把公文閤上。無視她因工作被迫中斷而略為惱怒的眼神,再度開口:

「人家就是要找大哥哥的!可是對方要求大哥哥給他們未婚妻的尺寸!說什麼『過沒多久就要舉行婚禮』了!小姊姊,妳是大哥哥的未婚妻嗎?」小萼一口氣把話全部說完。

如果是,為什麼從來沒聽說過?

小萼的話,在她的心底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未、婚、妻?聽都沒聽過。

「不,我不是。」她聲音虛弱的說著事實。

她不是,那未婚妻是誰?

「小姊姊,你們有談過結婚嗎?」小萼逼問著。

「沒有……」她不想承認,但兩人交往至今,確實從未談論過這方面的事。她的手輕輕發抖,握在手上的筆早已掉落在桌面上。

「那我再問妳,妳相信大哥哥嗎?」她知道小姊姊不想面對,可是事實明擺著,逃避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相信……」她咬唇。悄悄的,淚花在原本明亮的大眼中打轉。

她想相信,可是她要怎麼相信?!

之前的電話跟這件事一兜上,要怎麼做才能說服自己的心?!

「小姊姊。」小萼走上前去,環住她。「我不想騙妳,所以我把我知道的事告訴妳。我不曉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是我不希望小姊姊被耍得團團轉。」

「我知道,我知道……」她像在催眠自己一樣的說著。

看看時間,今天也快結束一天的工作了。「我陪妳?」小萼貼心的提議。

最後,她強撐起笑容。「妳放心吧!我會處理好一切。」

想一想,小萼還是留下小姊姊一個人。她深深的明白,這種情侶間的事,旁人插手只會越弄越糟。

小萼一離開,她便再也掩飾不了混亂的情緒,眼前的公文連一個字都看不下去。

她揩去淚水,決定接下來要好好問問他。

電梯門一打開,站在電梯前的小萼正好跟他打了個照面。

「你……」小萼氣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看小姊姊好欺負是吧?我告訴你,就算是棒打鴛鴦,我也不會讓你繼續傷害她的!」

才一見面就說這個,讓他根本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如此,他還是決定先把小鬼的情緒穩定下來。

「我不會欺負她。」他說著事實,也吐露真心。

屁啦!小萼差點破口大罵。最後她忍了下來,跟他說:

「你自己去跟小姊姊說!」

然後,她走進電梯,按下關門鈕,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小鬼又吃錯藥了!他真的不只一次覺得他上輩子一定跟小鬼有仇,這輩子才會來還債。

不理小鬼,他走向辦公室。還沒踏進去,隔著透明的玻璃就看見她呆愣的佇立在辦公桌前。

他沒多想,直接走近她的身邊,伸出手想跟平常一樣環抱她說些體己話,此時卻發現她有意無意的在躲他。

他皺了皺眉,心中不解。「怎麼了?」

扳過她的身子,他才注意到她隱藏在眼底的哀傷以及泛紅的眼眶。

「心情不好?為什麼?」

才經過一天時間,怎麼會變成這副模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壓下從心頭一湧而上的苦澀,強忍住心酸,硬逼自己開口:

「今天……很忙嗎?」她試探的問著。

「還好。」他飛快的回答,完全不懂她的問題究竟有什麼意義。

「電話…你回覆了嗎?」

說不介意是騙人的。她從沒想過,他們之間的信任居然可以這麼容易被打破。一直以來,他們不就是因為互相相信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嗎?深厚的情感、深植的印象,曾經的一切為什麼在一夕之間全變了樣?

一想到這裡,她眼眸深處的哀戚更顯濃厚。

「什麼電話?」他更加不瞭解眼前狀況。

看似平常的問題,為什麼讓她變得如此難受?

「小萼幫你接了,你沒碰到她吧!」悠悠的,她吐了一口氣。

兩人之間的距離在一瞬間加大好幾倍,她覺得她距離他好遙遠,就快看不清他的臉了。

「那又怎樣?告訴我,妳到底怎麼了?」沉悶的空氣、令人窒息的對話,就算他再想告訴自己一切如常都不可能!

她為什麼不再讓他靠近?他們何時不再如同之前親近?

一瞬間,她的眼淚自眼角沿著臉頰滑落,背過身,她抬起手背倔強的抹去臉上的溼意,卻阻止不了聲音的哽咽:

「有一通婚紗公司的電話,找你的。」

多麼難堪!打從知道這消息,她一直拼命的告訴自己他不是這種人,一切都只是自己多想!

「來得真快!」聽到消息的他開心得嘴角上揚,繼續說著:

「那正好,我也有些事要問妳。」

他的表情看在她眼底,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

事實殘酷得令她心痛得幾乎當場死去!

女人!枉費妳的一世精明,怎麼就傻得全然不設防,相信他所說的話?

「什麼事?」她顫抖出聲,不想知道接下來他要說什麼。

「告訴我妳的三圍尺寸。還有,妳什麼時候有空?」他知道她不對勁,可是這些資訊更急!

跟他在一起,她把所有感知全關上,整顆心只裝滿他,她卻是最後才知道他早有婚約!既然如此,為什麼要來招惹她?又為了什麼讓她痴等六年?

而現在,他還想讓她為他人作嫁衣嗎?

「這很重要嗎?」抹去的速度趕不上淚水掉落的速度,她悶著聲音,不願自己的軟弱曝露。

「很重要。」他回答。

她「呵」的一聲笑了,但眼淚也跟著拼命往下掉。「知道了。」

接著,她把自己的資料告訴他。跟以前一樣,她總是接受他的要求。

原來,美好的一切只是假象,虛幻的彩色泡泡經不起空氣的接觸。當泡泡升空後破滅,她的美夢也隨之清醒,這才發現自己什麼都留不住。

他把數字抄下來後,硬是扳過她的身體,決定要好好處理兩人之間的問題。但在一看見她的淚水之後,他傻在原地。

他把她的烏龜殼拿掉了,她無法再掩飾自己的心傷。推開他,她抽了一張面紙,擦著早已藏不住的痕跡。

他有一種感覺,他好像快失去她了!

為什麼?

「妳為什麼哭了?」他慌亂的問。

印象中的她總是笑得很開心的,他們的感情不曾埋下令人傷心的事。

面對事實吧!她對自己說著。曾經以為自己很勇敢,這時候才知道她也有懦弱的一面。

「那些資料……可以用在你的未婚妻要穿的婚紗上嗎?」

不同的女人,尺寸又怎麼可能完全合適?

「當然可以!」他大方的說,接著立刻想到了問題。

「我的未婚妻?」他猜測著。

才一說完,就見到她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只有令人心痛的淚珠無聲的下墜。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