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來這裡工作兩年了,什麼東西都沒變,一切都跟當年一樣。

十年了,從那時候到現在,整整十年。

十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她覺得她等得夠久了。

從七歲的那刻起,她巴不得一夕長大,好一圓夢想。

終於,她能在十五歲時光明正大的進入這間飯店工作。

終於,她能直接追在小姊姊的後面跟著了。雖然只是實習生,但她已經很滿足。

想到小姊姊,更讓她的心劃過一道暖流。要不是當年的相遇,她今天不會站在這裡,也不會以在這裡工作為目標。

那年,她才七歲,本來應該是無憂無慮迎接快樂的時刻,卻因為一個他人的無心失誤,讓她獨嚐了孤單,幾乎要哭泣。

而小姊姊那副溫暖和氣的真誠笑容,卻在當時拯救了她的心。

☆☆☆

「奇怪,大家都到哪裡去了呢?」一名小小的孩子噘著嘴,獨自站在飯店的大廳,不停的四處張望著。

大廳裡,超大尺寸的電視掛在牆上,撥放著最新新聞。小孩子不懂這些,只想找到自己認識的人。

六月畢業季,每間學校都擁有自己的傳統與想法。有的學校堅持使用大禮堂,而有的則是選擇借用飯店的場地,也因此讓這間飯店接了一筆又一筆的場地預約訂單。

就像現在。

一下子有一堆人從門口湧入,一下子又有一堆人走出大門,人潮一直來來去去的,看來看去到處都是一群又一群走來走去的人。在預約滿檔的今天,唯一不變的是人數似乎沒有減少的跡象。

一名看起來大約十五歲的少女,穿著工作人員的制服,正好從某一個畢業典禮會場裡走出來,注意到了小孩子的不安。

她走近小孩的身邊蹲下,和善的對著小孩笑了笑,輕聲詢問:

「妳怎麼了?」

仔細打量,小孩大約是六、七歲的年紀。應該是某間學校的學生吧?

小孩看著她和氣的笑臉,放鬆了原本噘高的嘴角,笑開了。

「我要找大家,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

好好看的姐姐喔!小孩對少女有一個很不錯的印象。

大家?少女迷惑了一下。

快速思索了一會兒,少女伸出一隻手,牽住了小孩的小小手。另一隻手則拿出對講機,把自己的工作請別人暫時幫忙處理,然後把對講機放回口袋。

「妹妹,妳讀哪裡呢?」她耐著性子,不顧可能被罵的風險,想把眼前的小孩安全的送到同伴身邊。

「我讀○○幼稚園。」小孩開心的回答。

○○幼稚園?她想起了那一長串的預約名單。糟糕,那不是下午四點半的事嗎?

看一下手錶,指針剛好指著十二點半。

還有四個小時,這個小妹妹怎麼會這麼早就來了呢?

想到這裡,突然感覺到被握住的力量增強了。

「小姊姊,我找得到大家嗎?」小孩的不安又重新回到了臉上。

她看著小孩,知道小孩的情緒被自己無意間影響到了。她先穩住想法,再度對小孩展開笑容。

果然,眼前的小孩也漸漸的笑了。

真是敏感的孩子。她心想,用另一隻沒被牽住的手摸了摸小孩的頭。

「找得到喲!只不過他們動作比較慢,所以我們要等一下下喔!」她哄著小孩。

「這樣喔……」小孩有點失望的低下頭。還以為可以很快就見到大家了呢!

她牽著小孩,走到了大廳的沙發區,讓小孩先坐在沙發上。

「等我一下下喔!我很快就會回來了。」她微笑著要小孩等她,然後轉身走向茶水區。

「小姊姊,陪我等好不好?」小孩拉著她的裙擺一角,仰著臉,無助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看樣子小孩很依賴她哪!工作只好暫停好一陣子了。

她再度摸了小孩的頭,跟她說:

「我去拿果汁給妳喝,不會跑走,乖乖等我好不好?」

小孩仔細看著她的表情在確認她不會騙人之後說:

「好,我乖乖等小姊姊。」

接著又伸出手指說:

「可是要打勾勾,不可以騙我喔!」

看著小孩稚氣的動作,她輕笑出聲。再度蹲下,也學小孩伸出手,勾住她的小指。

「打勾勾,一言為定喲!」

然後她順利的拿到一杯果汁給小孩。

小孩順從的喝了一口果汁,甜甜的好好喝。小孩心想。再度看了一下周圍,又看著眼前小姊姊的衣服,接著開口問:

「小姊姊,妳還在工作嗎?」

如果是,那留小姊姊在這邊會不會害到小姊姊?想到這裡,小孩的臉皺了起來。

可是……我不想一個人在這裡……

一想到可能會只剩自己一個人,小孩垂下雙眉,難過的情緒一下子冒了出來。

真可愛的孩子。在一旁的她看見了小孩的表情,馬上就知道小孩的心思。

「是呀!我還在工作。」她笑著回答。

果然……

其實小孩是很怕生的,只是不敢說。

「可是我也不能放妳一個人呀!對不對?」她再度開口,說出口的內容讓小孩露出了笑容。

小姊姊人真好!

「……小姊姊,我只跟妳說喔!妳不能跟別人說喔!」衝著很好相處的小姊姊,她決定豁出去,把害怕的心情說出來。

看見小姊姊點了頭,她說:

「我很怕這裡……這裡都沒有我認識的人……沒有老師跟同學,我一個人會害怕……」

她握住小孩的手。「所以我會陪妳呀!」

「可是小姊姊還要工作,陪我的話小姊姊就會被老闆罵,所以我就不能要妳陪我了……」

對上小孩的眼神,跟小孩平視的她說:

「妳真貼心。不然換妳陪我,好不好?」

年紀這麼小就懂得為他人著想,這樣的小孩,帶在身邊一些時間應該也不會怎樣吧?!

「咦?」小孩訝異的眨了眨眼。

「對呀!妳跟我在一起,我工作,妳陪我,這樣妳不用再害怕,我也不會被罵了,對不對?」

……對喔!小姊姊好聰明喔!

小孩笑得更開心了。

把杯子裡的果汁喝完,跳下沙發,跑去丟完垃圾之後,小孩跑回來,牽住了她的手。

「小姊姊,我不會妨礙妳工作喔!我會幫忙的。」

只要別讓她一個人,她會很乖很乖的。

「好乖,那妳不要亂跑喔!跟著我就好。」

她決定了,就算還是可能被罵,也要帶著這小孩四個小時,直到她的老師同學們到場。

兩個人,一大一小,手牽著手走向餐飲部,交談的聲音不間斷的在走道間傳開。

「小姊姊,妳的工作是什麼?」

這是小孩的疑問。

「我在端盤子喔!所以有燙燙的地方跟燙燙的東西妳不要碰喔!會受傷痛痛喔!」

這是少女的回答。

「那我要乖乖在旁邊不要動,對不對?」小孩又問。

少女點了點頭。

「小姊姊,我跟妳說喔!我今天畢業了耶!」小孩開啟了另一個話題。

「真的呀!所以妳今天要上台囉?」少女開心的回應著。

「嗯!」小孩重重點頭,繼續說:

「很厲害吧!我有領獎喔!然後下次開學,我就是一年級了喔!」小孩誇耀的說著自己的事。

「這麼棒呀!那等一下……」

「耶!……」

聲音隨著兩人走遠的距離而逐漸變小。

☆☆☆

她記得,當年的小姊姊後來還拿了個小糖果給她吃,而且真的一直陪她到四點半,把她交給老師之後,才放心的笑著去做自己的工作。

她也記得,一開始跟著小姊姊走到餐飲部時,有一個戴著很高很高的帽子,臉臭臭的大叔從裡面大步走出來,生氣的說了一大堆話。長大後她才知道,那位大叔其實是裡面的大廚,他生氣是因為小姊姊把年紀還小又是外人的她帶進餐飲部。

所以她還是害小姊姊挨罵了。

可是小姊姊根本沒生氣,還笑笑的帶著她四處走來走去。

那時候,跟在小姊姊身邊,她跟小姊姊說了很多事,功課、願望……能說的全都說了。

包括她其實沒有家人這件事。

為了再見到小姊姊,她常常在放學後想辦法到這間飯店來,跟小姊姊說上兩句話也好。

偶爾,小姊姊會帶一些小點心出來,兩個人就在飯店外的大草坪上一起開心的吃著。

後來,出現了一個大哥哥。年幼的她幼稚的討厭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大哥哥,只因為她覺得小姊姊被大哥哥搶走了。

可是小姊姊仍然很疼她,就算她生氣,就算她跟大哥哥吵架,小姊姊也只是在一旁勸著,從來沒對她生氣過。

小姊姊真的對她很好,一直一直都很好。

後來她聽到大人們在說,年滿十五歲的孩子可以自願在這間飯店實習。這個消息讓她下定決心,等到她長大了,她也要在這間飯店工作,只為了能幫上小姊姊的忙。

於是,今天她站在這裡。

忙碌的生活,讓兩年的時間咻地一下子飛走,也讓她從一個小小的職員變成跟在小姊姊身邊的助理。

在這裡工作了一陣子之後,某次兩人在閒聊之中,她跟小姊姊說:

「孤單一個人的感覺很可怕。」

可是她卻聽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

「我知道。」

說這句話的同時,小姊姊雖然還是跟平常一樣帶著微笑,可是臉色卻異常的平靜。

後來才知道,原來小姊姊的家人都死掉了。

她很難過的抱住了小姊姊,因為她們都一樣很孤單,也很怕孤單。

小姊姊只是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她說:

「可是因為這樣,我要活得更堅強,更快樂。」

接著小姊姊又說:

「而且,我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問小姊姊那是什麼意思,小姊姊只是笑一笑,就不再說話了。

那一瞬間,她看到了小姊姊的臉上出現了幸福的表情。

不知道小姊姊是想著誰,才會有這樣反應呢?她開始對那個不知名人物有點興趣。

☆☆☆

站在門口,感受著久違的一切,他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跨步走進去。

時光匆匆,把一個年輕小伙子變成了一個事業有成的青年才俊。但對他而言,六年幾乎跟六十年一樣長。

六年來,他為了早點趕上她的腳步,沒日沒夜的拼著,總算讓他成功了!可是鎮日的忙碌,讓他只能夠使用電子郵件傳遞思念給她,便再也沒有多餘的力氣處理人際關係。因此,他只有比較處得來的幾位好友,而不像之前一樣交遊廣闊。

完成了學業,他的出眾能力也讓他還沒畢業就獲得業界讚賞,擁有了工程師的資格。

這段日子以來,他沒有一刻不想她,當初的喜歡早已在不知不覺間,如同把小水滴聚集成一片碧湖一般,變成了刻骨銘心的愛情。

關於她,除了在不定時的問候中得知近況以外,最多的便是從各大報章雜誌之中取得她的消息。

從照片中看來,比起當年,她增添了成熟的韻味。他也知道她一取得學位,便正式坐上總裁的位子;她的精明與知人善任,讓整個集團擴張成當初的兩倍大,飯店還開到國外去。甚至還有媒體自作主張,開始幫她配對。

但他一看到最後一條消息,簡直火大得想直接把那位記者拖出來痛扁一頓!

有夠無聊!她跟誰在一起又關這些人什麼事?

氣歸氣,他的理智還是告訴他要相信她。

現在,他依約歸來,頂著電腦工程師的光環,正式進駐集團的資訊管理部門。回到曾經熟悉的場所,他心心念念的仍舊是許久未見的她。

他對他們之間發生的一切仍然記憶猶新,那她呢?她是否還記得六年前的約定?

甩甩頭,他不再去思考這些無謂的假設。走進員工電梯,直接按下所屬樓層的按鈕,一切都等報到完再說。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他正打算直接步往部門時,只見一名陌生的女孩穿著實習生才有的制服迎面小跑步而來,並且不顧形象的大喊:

「請等一下!」

她的動作反應讓他訝異的挑起一眉。現在的實習生都是這樣的嗎?

他側身讓她經過,正打算不管她離去時,卻聽見電梯又「叮」的一聲關上了門,然後她那毫不修飾的低咒聲從他背後鑽進了他的耳朵:

「該死!這個混蛋電梯,這件混蛋衣服,就差那麼一步耶!又要等!小姊姊很急啊!」

她的連番抱怨讓他無聲輕笑,直到聽見「小姊姊」一詞,他才蹙起了眉頭,留意起那名實習生。

那名實習生也頗大方,一注意到他的目光,便不著痕跡的觀察他,笑了笑開口說道:

「先生,您來這兒有什麼事嗎?可惜我有要事在身,無法幫上您的忙。如果您需要人為您做嚮導的話,前方不遠處有個櫃檯,您在那兒可以得到您需要的幫助。」

整段說詞配上她的表情,給人一種俐落得體的感覺,若不是在剛才聽見了她那串不文雅的咒罵,他也會覺得這女孩親切有禮。但是這麼巨大的反差,反倒讓他感到有趣。

不過,他並不打算揭穿她的真面目。「謝謝,不過我知道路怎麼走。」說完,他便自顧自的離開了。

至於「小姊姊」嘛……來日方長,他會靠自己慢慢查,總會知道答案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