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的天,藍藍的雲,風輕輕的吹拂而過。

他推開窗戶,享受著難得的偷閒時光,剛整理好的房間有一股乾淨的味道。

隸屬於房務部的他,一開始還以為實習的工作會很輕鬆,可以這裡東摸摸,那裡西逛逛,後來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制度上的要求完全合理,工作內容也完全以栽培下一代精英人才為目的。可是有哪個十五歲的孩子會願意承受這種工作?

父母強迫也不行,必須是孩子自願才可以!

而且因為它太合理了,所以完全沒有童工這種問題。

說來也很奇怪,這間飯店怎麼會認為有哪家的父母願意把自己的寶貝孩子在十五歲的時候送來這裡做什麼見鬼的實習?

再說了,才十五歲的孩子有幾個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奇怪的規定。不知道是誰決定的?

……好像是新上任的老闆決定的。

新上任是多久?聽說大約是兩年。

奇怪的老闆有奇怪的規定。這是他對頂頭上司的唯一評價。

只是說……他自己也決定來實習就是了。搔搔頭,對自己前後矛盾的說法感到好笑。

「比因,你那間好了沒?」

房門外傳來催促的叫喚聲。

「好了。」

嘖!想偷懶一下都沒辦法太久。

把髒的布全塞進推車下層,推著上面堆滿床單枕套的小推車,他拉開房門。

「走吧!還有下一間。」一個充滿笑意,輕靈的聲音說著。

他看著眼前的女孩,不懂她為什麼那麼快樂。

同樣都是來實習,女孩的工作似乎多上那麼幾倍,可是從來不曾聽她抱怨過,因此他也覺得這女孩很奇怪。

該不會在這裡待久了都會變得很奇怪吧?可是其他人都很正常啊!他暗自疑惑。

不懂,真的搞不懂。

看他沒有動作,還單手扶著額頭,女孩以為他有心事。「怎麼了?在發呆?」

「沒事,我們繼續工作吧!」拉動嘴角,對女孩笑了笑,繼續工作。

 ☆☆☆

後來在幾次交談中,他得知了她的一些事。女孩十七歲了,比他早兩年在這裡實習;整間飯店,目前只有他們兩個實習生。

還有,她想學習跟飯店經營相關的所有事,所以一直很努力在這裡工作。

說到這裡,他更覺得她非常奇怪。

「兩年?一直在房務部?」他忍不住詢問她。

「沒有啦!」女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一邊忙著舖床單,一邊回答他:

「之前在餐飲部門,後來才調來這裡學習。」

學習?學習啥?舖床單跟換枕套嗎?他看著正在拉平床單的忙碌雙手,突然有種腦袋當機的感覺。

女孩看見他又發呆了,只好伸出手在他眼前揮一揮,見他回神了才提醒他:

「別太常發呆喔!被抓到的話會被上面的人唸的。」

說著,還用手指比著天花板。

他看著她的舉動,頓時無言了一會兒。拿過床單,轉身去舖另一張床。

女孩也不多說,把換下來的收好,準備往下一間走去。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既然是前輩,知道一下名字也比較方便吧?

女孩的腳步頓了頓,說了三個字之後就離開了。

雖然音量不大,又是離去前才說的,可是他聽得非常清楚。女孩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

衛綺弭。

 ☆☆☆

可能是因為年齡相近的關係,他們兩人常常在一起聊些事情。大部份的問題都可以請教她,她也會毫不藏私的教導他該怎麼做。

私事部分,她說得不多,但是她給他一種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的感覺。

有一次問她:

「妳還在讀書嗎?」

她一臉「廢話」的表情看著他,說:

「我讀高二,明年考完大學後我會更有時間來這裡工作!」

接著從口袋裡摸出兩塊小餅乾,一塊遞給他,一塊自己咬了一口後,她又開口:

「你呢?」

……餅乾是從哪來的?

他瞪著手上的餅乾,思索著該不該吃的同時,心不在焉的回答:

「今年實習完,大概十八歲就會離開這裡了吧!」

她吃完手中的餅乾,拍了拍手掌,起身。「原來如此,那我們只剩三年的相處時間了。」

然後伸出手,拉起他,又說:

「別看著餅乾發愣,沒有放毒啦!可是要趕快吃掉,不然讓大廚看見你浪費又要生氣罵人了。」

她雲淡風輕的說著很像非常嚴重的事。

……原來這是大廚給的嗎?還有,妳做什麼沒事拖我下水一起被罵?想到這裡,他被這個女孩的莫名其妙給弄得有點火氣上升了。

她看他有點生氣的臉龐,笑了。

「別生氣啦!趕快吃掉就沒事啦!而且很好吃喔!」

……所以是毀屍滅跡的意思嗎?他嘴角抽搐。

無奈的他只好咬了一大口,希望趕快吃掉,千萬不要被別人發現原來是兩個實習生偷吃了餅乾!

……還真的很好吃。吃完之後,他發現女孩說得一點都沒錯。

「沒騙你吧?」女孩笑得更開心了。

聽見這種問法,他誠實的點點頭。

「那好,明天中午我們一起吃午餐吧!在大草坪那邊等你喔!」

說完,女孩就跑去工作了。

明天中午在大草坪?光明正大成這樣會被罵死吧?!

再一次,他無言了。

雖然後來事實證明,他們在大草坪上吃飯一點事也沒有。可是女孩帶來的食物看起來不像隨便做做的!

「妳這食物……」他遲疑著,不大願意再去猜想接下來的答案。

沒想到女孩直接回答了他的疑問。

「大廚給的,趁熱吃了吧!」

說完,便拿起碗開始舀湯,一碗給他,一碗留給自己。

又是大廚?他看著在手中一整碗紅通通的湯,皺起眉頭。

「這樣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小餅乾少了幾塊還說得過去,可是現在是一盅煲湯啊!

她喝了一口湯,笑著說:

「沒問題啦!飯店都有一些額外的配額,跟大廚要一下就好啦!不會有事的!」

是這樣嗎?他怎麼沒聽說?

她又喝了一口,大呼「好喝」之後,又說:

「對了!你是新來的所以不知道,不過今天以後你就知道了。」

然後她唏哩呼嚕的把整碗湯喝光,又自動裝了一碗。

「……我好歹也來了三個月了好嗎?」他抹抹臉。跟她在一起,總是會讓他感到全身脫力。

她揮了揮手,把湯吞下肚後開口:

「哎呀!三個月也算新人啦!趕快吃,吃完了才有時間休息,才有體力繼續工作。」

「……好吧!那我不客氣了。」

接著,他舉起碗一大口喝下去的時候,痛苦的發現了一件事。

「喂!這個全是辣的耶!」他連忙吞下第一口後,第一句話就是抱怨。

這傢伙,是不會先提醒一下嗎?辣死他了!

「吼~~哈、哈!水──!給我水!」

他瘋狂搧著嘴吧,一整嘴的麻辣差點讓他以為她是故意來整他的!他整張嘴都快噴火了!

她看著他的舉動,只簡單的說了一句話:

「再喝一碗。」

然後一整個跟沒事人一樣又端了一碗紅通通的湯給他。

他聽到簡直快吐血!

「給我水!」他再重覆一次。

如果聽她的話喝下那碗湯,肯定會辣到瘋掉,接下來氣到完全失去理智的直接掐死她!

「我沒有帶水,可是喝下這碗之後你就不會辣了。」

她笑著又喝了第三碗。

騙鬼!喝辣的東西只會辣上加辣!他眼神不善的瞪著她。

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認識她根本是個錯誤!她絕對是老天派來整他的惡魔!

瞧他一臉不相信,還準備起身去找水,她好心說著:

「我跟你說真的,這個湯頭喝了第二碗之後就沒事了,倒是去喝水的人最後會辣到快瘋掉喔!」

聽見這種說法,他只有一種感覺:最好是啦!天底下哪有這種事!

他狠狠瞪著她,她也無所謂的聳聳肩,只再度開口:

「你看我喝了三碗了,有怎樣嗎?」

不相信拉倒,反正她說的是事實。不要在喝了水之後辣到整個人快炸掉了還來怪她。

看她還想裝第四碗,他開始想也許她說的是真的。

盯著手中的湯,他決定一次灌下去,如果事實證明她是隨便唬弄他的,事後再找她算帳!

灌完湯後,他發現口中的辣味奇異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涼香甜的味道。

他訝異的看著她,她回望他,笑瞇了眼。

「好喝吧?這是大廚特製的喔!平常還喝不到呢!」

瞧她多識貨,還懂得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的道理。

「……真的很好喝。是什麼做的?」他好奇的問。

「辣椒、辣油、辣醬啊!」她不假思索的回答。

她的回答讓他差點把手中的碗摔掉。

廢話!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湯頭使用了一堆辣的食材好嗎?重點是那股特殊的後勁!

「我不是說這個。難道喝下第二碗之後妳不覺得一點都不辣了嗎?」說著,也學她拿起勺子開始自己舀湯喝。

這問題真好玩。她當然知道啊!「不然我怎麼會叫你喝第二碗呢?」

……她是不是不想跟他說實話?他突然有這種想法。

她輕輕放下碗,從便當盒拿了一個飯糰出來,咬了一口之後說:

「我想你要問的是,為什麼那個辣味最後會消失變甜吧?」

他點點頭,但只換來她攤手的舉動。

「坦白說,我不知道。」她語氣一頓,又接著說:

「不過那個湯在夏天喝了會上癮,很好用。」

說完,她自己笑開了。

所以才約中午吃飯嘛!

既然不知道答案,那也沒辦法,要求凡事都有解答也太強人所難。「我想也是。那種味道太特殊,讓人印象深刻,想忘也忘不掉。」

喝下去一整個暑氣全消,大熱天吃這個真的很對胃,只要忽略一開始出現的瘋狂辣勁就好!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那個湯頭啊!是大廚自己私底下研究出來的,飯店的菜單上沒有喔!」她小小聲的說著秘密,配上一副得意的表情。

「那妳怎麼會知道?」他訝異的挑眉問道。太神奇了!這間飯店是秘密百科全書嗎?

隱藏的菜餚耶!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吃到!

「唉喲!我之前不是在餐飲部嘛!有一次就看到大廚在熬一小鍋湯,還一直狂放辣椒……是說那些辣椒也在配額裡就是了。唉呀!那個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大廚的動作那麼奇怪,我當然會好奇啊!」

說著往事,她的眼神閃閃發亮,燦爛得好像夜空中的星光。

……要是他,他肯定也會好奇。

「然後呢?」他催促她講下去。

「後來大廚自己喝了一兩口之後,開心得不得了,捧著那鍋湯就準備要走啦!那候我以為他超喜歡吃辣,就直接走到大廚前面正想跟他說吃太辣對身體不好之類的話,可是還沒開口,大廚一看到我就整個人傻住了,害我也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跟他講。」

好喝、好喝。他也忍不住再裝了一碗,繼續聽故事。

「我好不容易擠出一點聲音,跟他說那樣太辣了。沒想到他一回神就正經八百的說『這個是夏天最好的飲料』。」

噗!差點把湯給吐了出來。要不是他已經知道這湯的特性,肯定會覺得大廚的腦袋已經活生生被高溫熱壞了!

「我橫看豎看,怎麼看都不覺得大廚腦袋趴代去,就說了一句:『騙人』。最後大廚只好無奈的讓我嚐一小口,結果我的反應跟你一模一樣,辣死了。」

想到這裡,她吐了吐舌頭。

看著她直率的動作,他覺得她還真可愛。

「不過我本來就不喜歡吃辣,所以那天我辣到一直掉眼淚,還覺得肚子痛、喉嚨痛,全身不舒服到極點。大廚一看到我哭就整個人慌掉了,又拿來一碗要我趕快喝,當然嘛!我怎麼可能會喝呢?」

他狂點頭,一開始他也認為打死他都不可能再碰那些湯。

正常的人都不會想辣到拉肚子的!

「所以我去拿水來喝,不顧大廚在旁邊拼了命的勸阻,喝了好大一口,結果辣到差點以為自己會活生生辣死。」

本來只是辣到哭,後來辣到連話都說不出來,喉嚨、肚子跟頭頂都好像有一把大火在狂燒!那時的狀況,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讓她覺得心有餘悸。

……所以是真的不能喝水?還以為她隨便說說的咧!他緊張的吞了吞口水,被她的說法嚇了一大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