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上前去,不顧她如何掙扎,鐵臂硬是環住她的腰。

混雜著鹹鹹的苦味,他的味道充斥在空氣中。她低著頭,不停抽動著肩膀,頭一次,她把他的襯衫淹沒在怎麼下也下不完的淚雨中。

他知道她心中的糾結,也理解她說不出口的痛苦,但懷中不斷擴散的溼涼透過皮膚滲入他的心中,令他感到心疼。

「傻瓜。」他緊緊的抱著她,親吻她的額頭。「我愛的只有妳一個人啊!」

他的話,讓她沒用的發覺自己的心仍然為這簡單的語言而感到悸動,卻也感到自己的可悲。

他的愛,讓她欣喜,也讓她墜入了萬丈深淵。

「我們的愛……是沒有結果的。」她痛苦的說出結論。

心好痛!原來心碎的感覺是如此令她難以承受!

「不,我們會一直走到最後。」他執意的說著,並公布了答案。「我沒有見鬼的未婚妻。」

她抬頭瞪他。「比因,你以為這種事隨便說說我就會信嗎?」

把她當笨蛋嗎?

「總算肯看我了。」他伸出一隻手,接替她拭淚的動作,仔細的收拾起她臉上的傷心。「我說真的,我沒有未婚妻,至少現在沒有。」

「那那個電話……」察覺事有蹊蹺的她也忘了哭泣,難得露出了迷糊的表情。

「內容應該是真的。」事已至此,再隱藏也沒必要了。

「你還騙我!」氣死她了!她不想再跟他說話了!

「聽我說。」他嘆了一口氣。「電話中說的『未婚妻』還沒出現。」

只能怪自己!沒事嘴快,把事情給說死了,才落得現在難以收尾;這下子要是不好好處理,恐怕兩人的感就會完了,連帶的也把「未婚妻」給丟了!

……很難理解的一番話,她如果聽得懂,總裁的位子讓他坐。

「說清楚。」她要求。

「很簡單。」他頓了一頓,總結出最容易了解的幾句話:

「我愛她很久了,從六年前開始。也許她的個性並不活潑好動,總是安靜的自己承擔所有責任,但我想大概是從第一次被她開玩笑過後就注意到她很耐人尋味。六年前我任性的在離去前向她告白,幸運的是她回應了我的心意,於是我做出約定,自私的要她等待一個不確定的未來,但她卻欣然同意。」

話才說一半,她懂了他的心。跟之前不同,她落下了感動的淚珠。

這男人,要不愛他太難!

接著,他繼續傾訴自己的情感:

「六年後我回來履約,跟她站在同一個水平線上。不只是感情,專業能力上我也期待能有所幫助,因為我記得她說的一句話:『那個我最不拿手了』。雖然我們之間總是被她身邊的某個小孩搞破壞,也被那個小孩質疑我的人品,但她總是相信我,跟從前一樣。」

話都說到這裡了,她再聽不懂就真的是笨蛋了。他偷瞧她的表情,正好看見她破涕而笑。

「資訊類的我還是不會。」她擦擦眼角,總算開口說話。

「每個人都有自己會的跟不會的,總不能要求十項全能,我只好努力一點學習,補足她不會的地方囉!」他取笑她。

「敢笑我,壞蛋!」她輕搥他一記。

「經過一段時間相處後,我決定把她娶回家。不過還沒開口求婚,那個小孩又跳出來搞破壞,害我只能心疼的看見我的『準未婚妻』正傷心不已的在吃自己的醋。」

他低下頭,在她的臉上輕啄一下。她的傻氣讓他心疼,也令他心動。

「誰、誰吃自己的醋!」她爆紅了臉,無力的反駁著。

「妳啊!」他哈哈笑了一陣子,在感到胸口又被搥了之後,停下笑聲又說:

「可惜太早曝光了!害我根本沒準備好。」

然後,他裝出一臉委屈,意指她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兇。

她的小動作,對他而言是一份她願意依賴他的甜蜜,而不是負擔。

什、什麼嘛!她覺得好氣又好笑。他的意思是說,自己在那裡哭假的就算了,原來還壞了自己的好事嗎?

她把臉埋進他的胸膛。「把我的眼淚還來啦!」

都是他害的!她沒臉見人了。

「綺弭。」他在她耳邊低喃。「我很高興妳這麼在乎我。」

她沒抬頭,但泛紅的耳朵洩露她的心情。

短短時間內體會過心碎的感覺,也感受到膨脹的溫暖,雲宵飛車般的感受令她差點喘不過氣來。

「不過話說回來,有個人我非得找她算帳不可。這小萼,小的時候搞破壞,長大了搞恐怖攻擊嗎?」簡直是恐怖份子!一天不跟他唱反調就會渾身不舒服似的!

「別這樣,小萼不是故意的。」抬起頭,她替小萼說話。「今天她本來是打算跟你聊天的。」

就是這樣,才會幫忙接電話,也才惹出這件烏龍!

「是嗎?可是她的聊天炸彈差點把我們的感情給炸得一點渣都不剩!」超可怕!殺傷力一評比,原來平和的名稱遠比平常混亂的狀況還恐怖百倍!

要是真的被她「得逞」,他去哪裡再生一個未婚妻?小鬼要怎麼賠?

「她只是好意啦……」而且自己不是完全沒有過失。她心想。追根究柢,都是她對自己信心不足。

大他兩歲,又只是一個平凡人。就算有個總裁的位子,也是家裡給的。她的平庸,他的超群,兩人的差距不是一句努力就可以簡單縮短,也難怪她會在心底暗自擔憂。

「……我可不可以不要跟她和好?」他可憐兮兮的問。真的怕了那個小鬼。

她歪頭一想,「好像不行耶!我跟她說好,她是我的伴娘喔!」而小萼結婚時她會坐在家人區,以姊姊的身分出席。

前途黯淡啊!他慘澹的心想。不管走到哪裡都會遇到這個小鬼,該怎麼辦?

看他面如土色,她輕輕笑開。「這次的事我來解釋吧!小萼會理解的。你們兩個也該好好談一次吧?總是貓捉老鼠似的,你不累啊?」

「我才不是老鼠!」打死他也不承認他一見到小鬼就怕得想溜!

「我會跟她談啦!」最後,他無奈的應允這件對他而言異常困難的任務。

雖然,他仍然不認為和平主義者跟恐怖份子能夠談出什麼結論。

她放開手臂抱他,賴在他的懷裡,安心的呼出一口氣。

「我們要去哪裡玩嗎?」她問。

感覺她全心的信賴,他滿足的擁著她。「排休?」

她主動邀約,他若是蠢得推掉事後肯定後悔得想撞牆!

「嗯。」她承認。「一週的時間,就我們兩個。」

兩人幾乎都是在公司見面,沒什麼單獨出遊的機會;就趁這個時候出門一趟,作為和解的禮物,也好好放鬆休息一番。

她的細心令他欣喜若狂。「真的嗎?只有你跟我?那小鬼不跟?」

「只有我們兩個。」她給了他一個萬分驚喜的答案。

她踮起腳,模仿著他的動作,滿懷柔情的把自己的唇貼在他的唇上。

☆☆☆

兩個人搭著飛機,一路飛到美國。規矩的分住兩間房,早上起來道聲早安,晚上離別前還約好明天見面的時間;嚐遍道地的美食,也玩遍了大街小巷。活像回到童年似的,打從心底展露無憂無慮的笑容。

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全牽動了他的心。每次跟她接吻,最後總令他差點忍不住把她拐上床吃掉。

她太甜美、太誘人,若不是他紳士的提醒自己不該這麼做,恐怕兩人接下來會不顧玩樂的行程而跳過婚禮,直接進行新婚之夜。

並不是不想碰她,他想要她想得心都擰了!只是他覺得她不應該遭受這種隨便的對待,他打算給她最美好的一切。

他太愛她,用全部的生命給予溫柔愛情,不希望毀在一時的激情慾望之下,以致於兩人將來可能後悔。

他不會後悔,但也不要她感到後悔。

他為她顧全了一切。

所以,當她有一些主動的表示,他便會無奈的說她是愛找麻煩的玩火妖精。

今天也一樣,他一早起來便走到隔壁房,準備找她一起出門約會。

一連玩了五天,住在這裡只剩一天的時間了。

才剛走到門口,他就看見門板上掛著「打掃中」的牌子。滿腹疑惑的他直接轉身前往櫃檯,問清楚了之後才曉得她已經辦理退房,並偷偷的搭一大早的班機回國,還留了張紙條給他。

他接過紙條一看,只見紙上寫著:

親愛的比因:

早上起來就發現我溜了,肯定讓你摸不著頭緒吧!不過我很有誠意的提出以下建議:

一、飛到801室,我們立刻結婚;

二、搭車到美國的飯店分址,我們言歸和好;

三、什麼都不做。

綺弭

他思索著這張紙條的內容,很清楚的,第一個選項是他一直夢寐以求的,而第三個選項只會導致兩人分離,根本連想都不用想。要是以前的他,肯定毫不猶豫的飛回台灣,只是……

她會玩遊戲,難道他就不會嗎?

想玩遊戲,他肯定奉陪!只是他有自己的打算。

當下,他招了計程車前往飯店,並利用飯店的服務送了一封傳真回英國老家。

很久不見的老爸、老媽:

你們的不孝獨生子現在要娶老婆了,婚禮就訂在一個月後。我會負責準備通往美國的機票,你們只要坐上飛機,來會場參加儀式就對了!

P.S新娘子你們也認識!

傳完這封亂七八糟的傳真之後,他又打了通電話回台灣,開始專心的為了誘捕未來老婆作準備。

這下子,她肯定跑不掉!

☆☆☆

她回到台灣,站在801室的窗邊,回憶著曾經在這裡發生的一切。

兩人的告白,兩人的約定,兩人的初吻。這個小天地,充滿了她跟他美好的過去。

看著房門口,她期待看到他出現。

她差點親手毀了他們的未來,她想補償他,於是,她寫了張字條給他,並悄悄回來。

她打算,如果他們能在這裡相聚,由她開口求婚。

可是她卻只等到小萼卻驚慌失措的打開門,告訴她男人出現在美國分址的消息。

她有一點點失望,原來在他心中,他們還不算走到可以攜手偕老的程度。只能夠當當小情侶,距離美滿的婚姻生活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不過,至少他接受了她的道歉。

嘆口氣,她接受他的選擇,因此她請小萼把準備好的機票拿出來。

真沒想到,才回來這間充滿回憶的小房間沒多久時間,她又得離開了。

拉著行李,她撐著一抹微笑,動身前往美國。

☆☆☆

被留在台灣的小萼,心懷愧疚的看著小姊姊離去。

拿出手機,她打了一通電話,鈴聲沒響多久,電話就通了。

「喂!小姊姊過去了啦!」

討厭鬼!要不是因為她沒搞清楚狀況害得小姊姊差點失去幸福,她才懶得配合這種耍小姊姊的大爛戲!

對方說了一串話,聲音聽起來非常愉悅。

「不用謝!」小萼脾氣頗差的說著。「誰叫我欠你一次!」

為了賠罪,她已經放他們單獨出去玩了!結果現在還得幹這種蠢事!

雖然被小萼這麼說,對方的心情完全不受影響的又說了一些話。

「是啦、是啦!我現在知道你的心情了啦!不會再懷疑你了!不過,」小萼加上但書。「你最好保證一直讓小姊姊幸福下去,不然我肯定不饒你!」

敢讓小姊姊哭他就死定了!

雖然之前把事鬧得那麼大是她的錯,可是對不起都說過了,誤會也解釋開了,沒想這男人還是斤斤計較這件事!

還好沒害小姊姊的幸福跑走,不然她會自責到死的!

所以就算接下來被對方嘲笑是「小姊姊親衛隊」她也覺得無所謂,反正她就是要頂替起妹妹的位置,守護小姊姊到底。

接著,她又說:

「好啦!不扯了,我也要過去……」

對方立刻傳來抗議,她理所當然的吼:

「什麼?我不過去怎麼行?小姊姊的重要場合我絕對出席!還說呢!你自己還不是拍了封傳真去英國?」

當她不知道嗎?

想當然,對方肯定又大驚小怪,於是小萼又說:

「廢話,這裡是總部耶!我當然會知道打去哪……」

這句話讓對方質疑資訊安全的問題,連忙緊張兮兮的問起某些事情。

她打斷對方道:

「不清楚好嗎?我是猜的!你不打給父母那才有鬼!更何況你的資料上寫著祖籍在英國!」

對方安下心來,接著又老調重彈,小萼直接嗆回去:

「誰理你啊!我就是要過去!我要掛了,再見!」

說完這句,小萼把通話結束掉。拿出一張機票,目的地跟小姊姊一樣,只是班機不同。

早在幫小姊姊訂機票時,她就順便幫自己搞定一切了!

是說男人真的很有心,就連這種事都體貼的為小姊姊著想,要不是這樣,再加上之前欠他的債,她才懶得幫忙哩!

所以……

小萼看向美國所在的方向,小姊姊的幸福她絕對會從頭看到尾的。

☆☆☆

飛機一落地,小萼發現還有一大票的人跟她目的地一樣,於是他們包了一台小巴士,並要求盡快趕到。

原本司機還不同意,嚷嚷著會被開罰單之類的話。但在他們輪流用各國語言承諾過罰金全算他們的之後,司機先生很上道的一路飆車到飯店去。

在車上,小萼知道了這些人的來歷,也曉得他們這些人的性格。

小姊姊肯定會幸福的。小萼默默在心底替不在場的女人開心。

一下車,他們立刻看見男人坐在那裡,明顯被嚇到的男人反應很快的把他們全趕到一個房間去,還不准他們出來。

……她才懶得理他呢!進了房間後,她自告奮勇的提出自己去偷偷打探消息,並把狀況通知他們的想法。

想當然爾,他們全員同意了。

於是她熟門熟路的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剛好可以看見一切而又保證不會被看見,躲在那兒等女主角出現。

剛躲好,女人正好從門口走了進來。

她朝後面打個手勢,告訴那一票人:好戲開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