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他根本沒有別的選擇。

身為小萼的直屬上司,她無奈的看著小萼為了逮他的小辮子,每天忙碌的跟在他屁股後面。

不論是休息時間也好、上班的時候也罷,每當她看見他出現時,過沒多久肯定會看到一個女孩子一臉正經嚴肅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最近似乎更嚴重了些。她拉開窗簾一小縫,正巧看見小萼正在做的事。瞧瞧,還做了筆記呢!

搖搖頭,她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明白小萼也只是為了她好,只是行為上有點太過緊迫盯人了!

像那些筆記,是打算給誰看?難不成要做成會議報告?

也難怪他會臉色不善,看起來簡直像是想直接轉身吃了人洩忿。要是她大概老早就大喊吃不消了。

看著男人,她眼光放柔。如果不是為了她,他又何必忍受這一切?

放下窗簾,她決定在口頭上稍微說一下,別讓小萼玩得太過火了,工作還是得擺第一位的。

離桌走向辦公室門口,就看見了她要找的人。只見小萼重重的踏著步伐,一臉氣呼呼的從電梯裡走了出來。

她莞薾。自從小萼實行盯梢政策以來,沒有一天是心情好的。

「小萼。」她出聲呼喚。

看見小姊姊走出門外,小萼還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吩咐,連忙開口詢問。「小姊姊,怎麼了嗎?」

「沒事。」她輕柔一笑,接著問:

「妳每天生氣,不累嗎?」她看了都替小萼覺得累。

提起這個,小萼的火氣又上來了。「我才不想生氣!如果不是壞蛋……」一看到小姊姊丟過來的警告眼神,她趕緊改口:

「不是大哥哥的話,我才不會生氣!」

好可怕、好可怕!平常看小姊姊笑笑的,不過禮儀方面出錯的話,小姊姊會生氣的!

「大哥哥哪裡惹妳生氣了?」就算明知道一切的事實,她仍然這麼問著。

至於那句「大哥哥」也不要求小萼改了,硬逼的話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只好隨著她去喊了。

「很多啊!像大哥哥一直想來找妳去約會啊!」小萼理直氣壯的回答。

「他這麼做很正常啊!怎麼會惹到妳呢?」她失笑,這個理由也太無理了一點。

唔!說得也對,大哥哥喜歡小姊姊,不約她才奇怪。轉念一想,小萼又說:

「大哥哥有的時候還會偷偷跑去別的地方一個人講電話耶!還有,他都讓我找不到破綻,這最讓我生氣!」

說完,小萼開始翻起那本筆記本。

聽了小萼的說法,除了「講電話」這件事讓她有點在意之外,她覺得最後那個理由真的很好笑。

「小萼,妳不覺得他讓妳找不到破綻,會不會是因為破綻根本就不存在呢?如果他是真心對待我,那麼沒有破綻也很正常啊!至於講電話,他也有他的隱私,或許那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呢?」

她開導著小萼,一番言論中透露著她對他的信任以及讓小萼放鬆一些的想法。

被這麼一問,小萼頓時傻愣著無法回答。

是啊!這段時間以來她這麼努力的監視著,如果大哥哥是個三心二意的壞蛋又沒被她發現的話,不是他功力太高,就是他根本就不是她所想像中的那樣!

「可、可是……」小萼很不甘心,不想相信自己做了那麼多,全都是白費心機。

她拉過小萼的手,笑著看眼前這個總是在維護她的女孩。「我知道妳還有其他的想法,不過聽我的話好嗎?我不會阻止妳去做這些事,只是要適可而止,而且妳也有工作要做啊!我知道臨時要妳撇開成見去相信他很難,但我相信了他六年,他從沒辜負過我;我想妳可以慢慢的用時間去證明他其實是個很好的人。」

六年前,她選擇相信他會回來,六年後,她仍然選擇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他的道理。

聞言,小萼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小姊姊妳……」單憑一個信任,獨自撐過等待的六年?

這麼一想,小萼嘆了口氣,知道自己說不過小姊姊。「我知道了。工作我會做好的,至於監視大哥哥的事……我放鬆一點就是了。」

她摸摸小萼的頭,笑容拉大。「妳自己的身體也要顧好啊!為了監視他,把健康也賠了進去多不划算!」

得到了小萼的承諾,接下來事情會變得比較簡單了吧?她愉快的心想。

那邊才剛搞定,不知情的這頭還在煩惱要怎麼甩掉那顆成天轉不停的衛星。

啊──!煩死了!他在內心大吼。煩燥的用手指爬亂一頭短髮,一個上午想了一堆方法,發現不管怎樣到最後自己都會被找麻煩,想趕那小鬼偏偏又趕不得!

除了工作,他還有一堆要做的事啊!成天被那小鬼纏上,這些事還做不做?

他氣悶的想起之前聯絡的電話內容,如果沒有小鬼在一旁妨礙,細節早就敲定了!又何必拖到現在,連個具體的想法都還沒談到!

走在走廊上,他掏出手機重撥號碼,再次聯繫上對方。才談到一半,就看見那天殺的小鬼又出現了,他只好急急忙忙掛了電話。

小萼一看到他的動作,臉色很臭的嗆他:

「幹嘛?講電話偷偷摸摸的,怕我知道?」

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只避重就輕的說:

「沒什麼重要的事。倒是妳,成天在我身邊打轉,閒得發慌啦?」他記得實習生的工作並不輕鬆。

「你管我!」小萼兇巴巴的頂了一句。「反正我工作有做好!」

他聳聳肩,擺出一副「我懶得理妳」的態度。她要跟,他又拿她沒辦法。

見狀,小萼氣極,口氣頗衝的說:

「哼!要不是為了小姊姊,我才懶得理你,管你要跟誰講話,說到嘴巴乾掉都是你自己的事!」

拿雞毛當令箭。他默默心想。

語氣一頓,小萼繼續說:

「我答應了小姊姊不再對你緊迫盯人!」

這一句,小萼幾乎是低吼出聲。說完,她撇頭面向一旁,不再看他。

什麼嘛!她才不想整天跟在大哥哥屁股後面呢!比起大哥哥,跟小姊姊在一起才比較讓人開心。

聽見小萼最後說的話,他驚愕了一下,隨即難掩狂喜的說:

「妳的意思是說,接下來我不會常常看到妳了?」

太好了!他簡直想大喊萬歲。總算可以離這小鬼遠一點了!

「只是少一點!」再也忍不住的,小萼轉頭提高了音量回嘴。

這、這男人!有必要這麼高興嗎?是又想趁機做什麼亂?她死瞪著他,怒火大得像是要把他的臉給燒穿一樣。

少一點也不錯啊!他心情飛上了天,愉快到根本無視小萼的怒氣。至少他有一點機會足夠把沒講完的電話給搞定!

轉念一想,他感謝起心上人的安排。不用說,這肯定是她插手的結果,不然小鬼才不肯放過他哩!

想到這裡,他嘴角上揚面對小萼。「妳要吃飯睡覺、休息下班,我也是。這樣剛好,我們都有充分的個人時間。」

說不定,還能夠把佳人約出來,來個兩人約會!

這傢伙!簡直要讓她氣死!她氣到握緊的拳頭微微發抖,不發一語的盯著他。她敢肯定,眼前這個男人絕對有引爆她火氣的能力,如果不克制自己,她怕自己會直接衝上去開扁!

他看著她,察覺她的眼神顯得越來越兇狠,好奇的問著:

「妳做什麼?表情那麼兇,我沒惹妳吧?只不過妳不用死纏著我了,這該感到高興吧?」

末了,又不知死活的再加一句:

「還是其實妳想繼續纏下去?」

說完這句,他自己都覺得可怕。如果繼續活在小萼恐怖的監視眼光中,那他的日子只有一個字,慘!

這些天的體認,讓他深深覺得小萼的殺傷力強大到無人可及的程度。

誰想纏他啊?她真想像小時候一樣,把他抓過來狠狠咬上兩口。她只是想保護小姊姊!小姊姊人那麼好,萬一被欺負了肯定吃大虧!

「我才不想理你!我警告你,你不准背叛小姊姊!還有你剛剛不知道神神秘秘的在講什麼電話,要是讓我知道你私底下是跟其他的女人說話,我絕對會叫小姊姊不要理你,也不要聽你說話!省得被你賣了還要替你數鈔票!」

小完全不信任眼前的男人。

瞧瞧!這小鬼簡直把他當惡鬼看待了!他愛她都來不及,又怎麼捨得把她賣掉?再說,辛苦了六年好不容易才讓兩人的立場稍微對等一些,誰又會白痴到去辜負這麼一位痴心專情的女子?若是負她,不只是讓之前的煎熬變成一場大笑話,更是違心!

「妳想太多了。」他揮揮手,表示小萼說的純屬無稽之談。「我怎麼可能讓她白等了我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如果要這樣,當初我根本不該許下諾言不是嗎?」

這次回來,他打算讓兩人的感情修成正果。

小萼聽著他說的話,又想起小姊姊說的話,兩個人說的內容幾乎一模一樣。

只憑一個相信,真的能夠堅持走到最後?她不禁思索著這個問題。

最後,小萼開口:

「暫時相信你。至於電話,我不知道那是幹嘛用的,也許那根本不是什麼值得注意的事。但是我還會再來,你可不要因為放鬆了就開始亂來!只要你害小姊姊傷心難過,我絕對會第一個衝上來教訓你!」

小萼有力的揮動著手臂,威脅的意味十足。

……這小鬼不管是小時候還是長大了都一樣可怕。他看著小萼,突然覺得他們的交情真的不是普通的「爛」。幸好他沒做什麼虧心事,不需要怕小鬼的恐嚇。

「妳放一百二十個心,我對她的心意日月可證,妳的小姊姊跟我在一起只會幸福,不會痛苦。」

這是他的諾言。早在愛上她的那一刻開始,他就認定她是他這輩子的唯一。

他的保證讓小萼放下心,決定試著相信他的堅定……

☆☆☆

於是,他總算有機會邀佳人一同出遊。

下班時間一到,他匆匆忙忙打完卡,便搭著電梯直達總裁辦公室的樓層。

電梯門一開,他跟小萼擦身而過。小萼看見他,頓時臉色一繃,卻也沒阻止他找她的動作。只口氣僵硬的提醒一句:

「不准欺負小姊姊。」

「知道啦!」他伸出手,隨意揉了揉小萼的頭髮,一如小時候。

小萼撥撥頭髮,按下電梯按鈕,貼心的把空間留給兩人。

走到辦公室門前,他想起了上次來的時候,她的一切讓他心醉。

輕輕敲著門板,等到了一聲「請進」之後,他帶著好心情推開門,看見心愛的女人正有條有理的收拾著東西,準備下班。

「親愛的總裁,請問我可以跟妳一起下班嗎?」他打趣著問她。

聞言,她停下忙碌的雙手,抬頭看他。

她揚起一抹笑容,「是你啊!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她的笑顏印上他的心頭,讓他的心「怦怦怦」的不停悸動,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擁住她。

那樣的笑容太絕美,對他而言太具誘惑。

「好。」他壓下難以克制的衝動,答應她。

今天他是來跟她約會,不是來當色狼,也不是來妨礙她工作的!

她快速的收拾著,一邊開口跟他閒聊:

「今天怎麼過來了?」有空沒空,她用不著詢問。依照之前的狀況看來,就算他有空,也會被小萼弄到沒辦法找她。

「想約妳出去走走。」他笑著回答。六年來,他飽嚐相思,卻只能在夢中見到她,現在有機會了,當然要好好珍惜跟她共渡的時光。

「沒被小萼擋下?」她輕笑。明知道這問題只會令他尷尬,仍想取笑他。

果然,只見他苦笑的搔著臉頰。「沒有,我想這該感謝妳。」

「可以說來聽聽嗎?」她調侃他。

他看著她調皮的眼神與逐漸加深的笑容。「這件事很糗,妳還笑我啊!」

再傻也知道她故意問的。

她收拾好最後幾本資料,走向他。「頭一次看你也有沒辦法的時候啊!」

「真的拿小鬼沒辦法。」他坦白。「不給她跟她會說我肯定有鬼,給她跟她又千方百計的想找出我有沒有藏鬼。」

聽著他的抱怨,她笑著搖搖頭。

「所以當她跟我說不用跟那麼緊的時候,我還真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就知道妳肯定有出手幫忙。」他繼續說著。

「是嗎?說不定是小萼被你感動了,才對你放鬆啊!」她笑吟吟的說。

他伸出手,輕輕環住她。「別傻了,那小鬼只會搞破壞,她把保護妳當成第一要務,要她突然想到放我一馬簡直比登天還難。」

「對自己那麼沒自信?」不反抗,她安穩的在他懷裡生了根。

「跟自信無關。那小鬼從小就跟我不合,她肯放過我那才有鬼。」他無奈辯白。

她笑出聲。「這倒是。那好吧!這位先生,請問你有什麼計劃呢?」

下班後專程來找她,要她相信他只是來說聲「謝謝」?那未免太扯了。

他低頭抵住她的額頭,低聲詢問:

「接下來的時間都歸我嗎?」

他的氣息隨著一字一句傳給她,讓她不禁臉頰緋紅,嬌羞的模樣看起來秀色可餐極了。

「少來了,我們明天還要上班,你想要弄多晚?」她似嗔的看著他。

「不晚、不晚。」他忍不住的在她臉上啾了一口,騰出右手,伸出食指輕輕押住她的紅唇說道:

「只是吃個飯而已。」

她望著眼前的男人,一顆芳心總被他牽動著。這偉岸的男子啊!有他在,她才能感受到身為女人應有的萬縷柔情。曾經在剛收到父母已在空中被炸得屍骨無存的消息時,她覺得自己的世界開始分崩離析,全碎成片片,所有的一切都棄她而去,再回不去過往。她痛著、哭著,卻只能強笑著告訴自己沒問題。但他的存在讓她明白,她不需要硬撐,把肩膀上的重量放下,在他懷中他能夠幫她撐起一方天地,為她遮風擋雨,她只需要當一個簡單的女人,不用強悍也沒關係。

他給予滿滿的愛情,把她受過傷的心一一用溫暖包覆,填補了失去親人的遺憾,甜蜜得讓她幾乎泫然欲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