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告白了?

這種小說漫畫中才會出現的浪漫情節居然在現實中發生在她身上了?

第一時間,她震驚的當場傻愣著。

見她沒反應,以為她在胡思亂想,怕被誤會什麼的他連忙澄清:

「我、我沒別的意思!妳的背景什麼的,都跟那些無關!妳就是妳,我的心情不會因為那些事情而改變。不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說到後來,他呈現自我混亂狀態,慌慌張張的想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卻一直說一直錯,也沒留意到她變得柔和的表情。

總是讓她搞不清楚的心意,在此時此刻一下子變得明朗起來。

原來他們都一樣,擁有同樣的心境。只是她還沒說出口的話,被他先說出來了。

她眼神溫柔的看著他。

最後他把心底最深層的煩惱說出:

「我們兩個人,一個天、一個地,我配不上妳。」

她的身分非富即貴,而他的家境並沒有顯赫到足以與她匹配。這個認知讓他挫折,因為在現實生活中,不是一句「喜歡」就可以讓一切圓滿。

她知道他在說什麼,但她不認同的皺起眉頭說道:

「你想太多了。我家是我家,我是我,不會因為冠上了一個身分而變得不一樣。我只想知道,在你的眼中,你看到的是哪一個我?」

在兩人情感相同的情況下,她希望他的喜歡只因為那是她,而不是因為她的背景所代表的意義。

聽見了她的話,他不假思索的立即回答: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因為妳,才會讓我有這種心情。身分什麼的,那些根本不是重點。我對妳,只有一份單純的心意!我看到一直都只有妳!」

早在一切答案揭曉以前,他已經深深為她著迷了!

「我的身分你不介意嗎?」她在乎的,是他的態度。

「介意,該死的介意。」他脫口而出。「我多希望我不曾猜對過,也不曾看到執行長對妳的態度,那只會讓我看見我們之間距離有多遠!」

他的感情從知道答案的那一刻起,註定波折不斷。

親耳聽到他的坦白,她感動,也覺得無奈。

她嘆口氣,「對不起,一直瞞著你。」

他也跟著嘆了一口氣,「不能怪妳,這件事並不適合四處宣揚。」

事情變成這樣,不是誰的錯。出身這種事,她無法自己決定。

「我是集團繼承人。」她輕聲說出自己的身世。

「所以妳才會打算全方位學習。」他說。為了繼承一個從上一代流傳下來的東西,她必須這麼做才能夠應付龐大的事務。

說起來,真難為她了。

「沒辦法,沒人可以幫忙分攤。」她再次露出苦笑。

「那執行長……」他問。雖然對頂頭上司客氣是一種禮儀,但畢恭畢敬到這種程度也太誇張了一點。

「他是管家,從我父親那一代就在我家工作了。」所以執行長是最瞭解她家大大小小狀況的人,請他來幫忙最適合不過。

「大廚應該也知道妳的身分吧!」他肯定的說著。

「嗯。因為之前身體狀況不好的時候,會請他製作一些藥膳。」語氣一頓,不敢相信的問道:

「不過你怎麼會猜到大廚跟我有關?」這部份她記得沒露餡啊!

「那盅湯。」他說。「我記得妳說過製作那個費時費工又費料,既然如此,妳又怎麼能夠去求、去拜託就喝得到?」

說到這裡,他笑了。

原來他是這麼猜到的?雖然她傻眼了,卻仍然故意說:

「說不定,那真的是我去求了很久很久才好不容易拿到的啊!」

他不反對,只是微笑著平靜的說出自己的推論。「有可能。可是每次拜託每次有的話就很耐人尋味了。所以我只好猜其實妳跟大廚有某種關聯,而且有的時候妳會忙到看不見人。如果剛才沒看見執行長,或許我不會往這裡聯想吧!」

頂多,就猜到大廚跟她有親戚關係。雖然有點不合理,可是也想不到其他解釋。

討厭!他太聰明了啦!資訊處理中心的人都像這樣嗎?她不甘心的瞪著他。

「那也是剛好被你看到的!」她半埋怨的說著。

她的埋怨看在他眼裡,像撒嬌一樣令他心動不已。

他捕捉她的眼神。「妳有錢,有身分地位,將來有一片美好的前景在等妳,比我更好的人隨便抓都一大把,而我什麼都沒有。未來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可能越來越大,再也無法像現在一樣靠近。告訴我,妳要讓我怎麼忽略這個事實?」

說完,他眼神黯淡。

「事實沒辦法視而不見的,比因。」她伸出另一隻手,輕撫他的臉頰。「你說的都對。但就算擁有了一切,我仍然無法得到一個人只帶著一份純粹的感情,全心全意的為我付出。對我而言,一顆真心比什麼都來得珍貴。」

若只是矇著眼,拼了命的說服彼此相互包容尊重,總有一天會被重重壓垮。身處高位的她,深知這個道理。

被她一提醒,他才想到:對啊!他在意的只不過是表面上,但是未來當她的身分公開,一份單純的愛戀卻反而離她最遠。

「答應我一件事。不要告訴其他人,好嗎?」她懇求。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看著她,「好。」他承諾。

喜歡的女孩近在眼前,他做不到拒絕她的要求。

「比因,」她開口。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力之後,她繼續說著:「謝謝你。」

他搖著頭,認為他只是做該做的事。「妳的身世本來就不適合現在公布。」

「我說的不是這個。」望著他,兩朵紅雲飛上臉頰,小小聲的,她用只有兩個人聽得見的音量開口:

「謝謝你……喜歡我。」

說完,她害差的低下頭不敢再看他。

他訝異的看著她,沒想過她會因此跟他道謝。綻開笑,他也低著頭,彎著腰,讓兩人的額頭相抵。

「我比較想知道妳的想法。」他說。

她的想法?她還沒找到勇氣可以說出口。一想到她的真實心情,她臉紅得簡直要沁出血色。

她的直接反應看在他的眼裡,「當然最好的結局是我們對彼此都有同樣的感情,可是我想聽真心話。」

如果她對他沒意思,就算知道事實後會讓他有所失去,他也不後悔!

「真話……」她重覆著他的話。

「是,即使傷人也沒關係。要是妳真的不喜歡我,請直接告訴我。」這是他唯一的請求。

「我沒不喜歡你!」她一著急,顧不得害羞,直接迎上他熾熱的眼神。

兩人眼神一對上,她立即慌了手腳,再度低著頭。猶豫了半天,她向前走一小步,靠向他的懷抱。

她的投懷送抱讓他的心飛上了天,他環抱她,隔著衣服感受著她的溫度,嗅著她身上淡淡的髮香。

被他擁抱著,即使不透過言語,他的情意仍然不停的流向她,令她怦然心動,無法抑制自己的心跳加快。

她把臉深深的埋進他的胸膛,過一會兒,才聽見她正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著:

「其實……我也喜歡你。」

悶著的聲音細若蚊吶,若不是將全副心思都放在她身上,恐怕就漏聽了。

她把心意說出後,羞得只能拉著他胸前的衣服,不敢抬頭看他。

她的表白讓他內心狂喜,就算會讓她害臊,他也無法停止接下來的動作。

「綺弭。」他低頭在她耳邊呢喃。

他的氣息吹在她的耳朵,他的音調、他傳遞過來的體溫,全讓她渾身敏感的輕輕發顫,不自覺的緊抓著手中的衣服不放。

「綺弭。」他再度說著。「現在終於能直接叫妳的名字了。」

說完,他稍微向後退開一小步,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吻住她的唇。

被風吹動的紗質窗簾不停的在半空中飄盪著,窗邊一對小情人沉浸在愛河裡,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縮短成零。

他突如其來的吻讓她睜大了眼直接呆掉,然而在她的腦袋還糊成一片時,他放開了她。

他只是在她的唇上輕輕點了一下,但兩人的心裡還存著剛才接吻時心臟像是要蹦出來的悸動。

「你、你……我……」支支吾吾半天,臉蛋早已紅通的她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他看著懷裡的她。「妳在懷裡,我不見得能一直忍得住。」

天曉得,為了不嚇壞她,那輕輕的一吻要花費多大的心力。

他一說完,總算反應過來的她又不敢見人了。把頭抵在他的胸前,鼻腔裡充斥著他的味道,她視他的懷抱為避風港。

佳人在抱,他的氣息逐漸不穩。最後只好嘆口氣,「我說過了。」

接著,他緊緊牽住她的手,伸出另一隻手,輕輕抬起她的下巴,看著她那雙因為染上情慾而比平常還晶亮的眼眸,再次俯身吻住她。

與上次不同,這次他沒給她任何思考的時間,給了一個浪漫又纏綿的吻。

感情的溫度直接加溫至沸點。

他不會什麼法式深吻,但是透過一個直接而不花俏的親吻,他把自己滿滿的愛意傳達給她。

他喜歡她,好喜歡、好喜歡,所以不可能忘了她。

沉醉在他濃烈情感中的她,全身的力氣漸漸被抽走,只能軟弱無力的依賴在他的懷裡。

雖然她只能被動的回應著他的吻,但她也想跟他說,她也好喜歡他。就算未來兩人分離,她也忘不了他。

空氣被迅速抽乾,眼中只剩下彼此,濃情蜜意早已溶入血液之中,隨著心臟跳動流遍全身。把對方的身影一點一滴刻劃進心裡,永不忘懷。

直到快沒氣了,疊合的唇瓣才依依不捨的分離。兩人帶著些微的羞意,相視而笑。

☆☆☆

再過幾天,他就要離開這裡了,為期三年的實習生涯到此畫下句點。飯店裡的同仁們為了幫他餞別,預祝他的美好未來,特地在今天包下一個大廳,舉辦一場宴會。

在宴會的過程中,只要是休假的,一定全程參與;就連正在工作的,也會特地抽空過來。大家的用心令他開心。

宴會結束,他幫忙收拾會場。

他不擔心他的未來,因為他已經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了,可是他仍然對這裡充滿眷戀。

他看向在另一張餐桌上忙碌的她,她才是他捨不得離開的原因。

會場上,眾人來來去去,他跟她無法說上太多的話。但很幸運的是她今天休假,所以能一直陪著他到最後。他緩緩的收著餐具,希望還能跟她多聊幾句。

等到周遭的人已所剩不多,他開始不著痕跡的移步走向她。

終於,讓他盼到了這一刻。偌大的會場裡,只剩他們兩人。

他頻頻的注視她不是不知道,只是那眼光中的熱切總令她害羞得無法直視他。

那會讓她想起那個溫暖的日子,那個吻。

憶起彼此交疊的氣息,柔軟的觸感,她不自覺的撫摸著自己的嘴唇。

看著她的動作,他莞薾一笑。

「綺弭,在想什麼?」他上前抱住她,開口問道。

她一回神,立刻把手乖乖放在身側。「沒、沒什麼。」

糗大了!怎麼會讓他看到呢?頓時她漲紅了一張臉。

「可是妳的反應不是這麼一回事。」他故意取笑她。

聞言,她輕搥他胸口一拳,眼神帶嗔的瞪著他,流露出小女兒的一面。

「綺弭,拜託妳,別誘惑我。」他啞聲道。

難道她不知道,她這麼做只會讓他心癢難耐嗎?

誰、誰誘惑他啦!她繼續瞪他。

讀出她的心思,他低聲在她耳畔邊說:

「妳的眼神太煽情了。」

啥?她吃了一驚。

相處越久,越知道彼此更多的面貌。比如說,他總愛逗得她臉紅;比如說,她臉皮薄,不擅長情話綿綿。

她吃驚的表情讓他哈哈笑了兩聲,換了一副表情,正經說道:

「綺弭,我要離開了,妳會不會想我?」

聽著這話,她的臉又染上不正常的緋紅了。

不等她回答,他又說:

「我肯定會很想妳。」

她仍然不作聲,但是把身子靠得更近了一些,汲取他的溫暖。

再過一陣子,就沒辦法這麼做了吧?

接著,他繼續說著:

「我會上大學,學習相關的知識。我會選電腦工程學系吧!畢竟我對這方面比較有興趣。」

她仔細聽著他的發言,真心為他感到高興。

「你可以的。」她鼓勵他。

他笑了笑,「我會很努力,讀完研究所後就回來這裡。就算未來忙碌,我對妳的心意仍然不會變。妳起步比我早了兩年,兩年的差距我會想辦法縮短,直到跟能跟妳站在同樣的高度,用同樣的視線看事情。」

他的決心很大,但也很堅定。

「所以,妳願意相信我嗎?」

一個問句,讓她露出不解的神色看著他。

「六年就好。」他說。「六年後,我會回來這裡。妳願意等我到那時候嗎?」

他相信,他跟她之間不只是短短的露水姻緣。他對她的愛戀,不會因為時間一拉長,距離不再相近而結束。

等待嗎?突如其來的選擇題使她疑惑。

「六年的時間,萬一你喜歡上別人怎麼辦?」她皺眉輕問。

那麼長的時間,他的不變要是也跟著變了,那她的等待又有什麼意義?

「沒有萬一,綺弭。請妳相信我,就算時間經過,我還是像現在一樣只要妳一個人。」他說。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的感情只會不斷的加深,想見她的念頭也只會越來越強烈。

盯著他堅定的神情瞧了一會兒,她輕輕呼出一口氣說:

「我相信你。」他表現出來的一切,讓她覺得等待會有好結果。

他感動的抱緊懷中的她。「就六年。我會追上妳,並且回來找妳。」

只有區區的六年時間,就算再困難他都要完成學業。

她幸福的笑了。

「我會等你的。還有……」她說出自己的心聲。「我也會很想你。」

說完,她踮起腳尖,在他唇上輕輕印下自己的吻。

頭一次,她主動吻他,讓他驚訝的瞪大了眼。

在她正要結束這個吻時,他立刻反客為主,再度貼上她的唇。

這次一別,就是漫長等待的開始了。

他對她感到愧疚。她的同意對他而言是一種救贖,讓他更想好好珍惜她。但是為了他的願望,她卻必須陪著他一起經歷痛苦的內心煎熬。所以他絕不會讓她後悔的,絕對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