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常常來找妳嗎?」因為跟小萼不熟,他只好問她。

她還沒回答,小萼已經吞下蛋糕,自己開□:

「我要上課,小姊姊說只有放學跟放假的時候才可以跑來找小姊姊喔!」

所以她有好好聽小姊姊的話喔!小萼得意的笑著。

是很乖沒錯。他心想。

小萼幫她說明了。她微笑,不理會眼前兩人的對談,直接動手舀湯,打算趁熱喝。

「小萼,妳幾歲?」這次,他直接問小女孩。

「我十一歲!」小萼大聲宣布了自己的年紀,說得好像是一件很偉大的事。

接下來,小萼又好奇的問:

「大哥哥,為什麼以前沒有看過你呀?」

在一旁的她一聽見這個問題,原本正在喝的湯「噗」的一聲全噴回碗裡,輕笑出聲音來。

大哥哥?有沒有搞錯?

他滿臉黑線的看著小萼。

「為什麼她是小姊姊,」他用食指比著在旁邊笑得正開心的她,接著又比著自己。「而我是大哥哥?」

「因為你看起來比較大啊!」小萼理直氣壯的回答。

受、受不了,這種對白簡直要讓她笑到肚子疼。

這什麼爛理由啊!他完全無法接受這種解釋。然後他看著笑翻天的她,臉色全黑的拜託她:

「衛綺弭,拜託妳先別笑了,跟她解釋清楚。」

他沒記錯的話,她還大他兩歲吧?那為什麼他是「大」、而她就是「小」?

在這瞬間,他發現自己很小心眼的在意這種不值一提的小事。

她想解釋,可是就是停不了笑,一段好好的話也被她說得七零八落的:

「小、小萼,那個不是大哥哥……嘻……他、他的年紀比我還小喔!呵呵呵……」

討厭,人家笑得已經很難受了,還叫她說話,害她差點換不過氣。她瞪著他,只不過配上忍不住上揚的嘴角,看起來反倒添了一股柔媚的風情。

「咦?是這樣嗎?」小萼疑惑的看著眼前笑不停的小姊姊,以及完全不笑的大哥哥。

大哥哥不叫大哥哥,那要叫什麼呢?要叫小哥哥嗎?好奇怪喔!

而且……小萼仔細的瞧了瞧口中的「大哥哥」跟小姊姊。她還是覺得大哥哥比小姊姊大啊!

不好笑!被誤會成年紀比較大一點都不好笑!他很悶的想著。

「是這樣沒錯。」他語氣一頓,又開口:「衛綺弭,妳不要再笑了!」

他只是在制止她的笑聲,沒想到在小萼看起來卻變成另外一回事了。

「大哥哥,你不要兇小姊姊啦!」小萼生氣了。

雖然搞不懂小姊姊到底在笑什麼,可是大哥哥也不可以兇人!

「……我不是大哥哥。」他無奈的慎重澄清。

「可是不叫你大哥哥,我不知道要叫你什麼耶!小姊姊說直接叫名字很不禮貌。」小萼抗議。

稍微喘了一口氣,「小萼……妳可以叫他『比因哥哥』。」呼,她終於能完整說出一句話了。

「比因哥哥?」原本認真在聽小姊姊說話的小萼轉頭看著他。「要叫比因哥哥嗎?」

兩個年紀比較大的人點頭,不過她還是在一旁悶笑個不停。

可是剛才比因哥哥兇小姊姊耶!

「那比因哥哥就不可以兇小姊姊。」小萼像個大人一樣皺眉,非常認真的跟比因說著道理。

在小萼的觀念裡,只有年紀大的人才可以兇人。

「我沒兇她。」他立刻反駁。

「你騙人!說謊是壞孩子的行為!」小萼更大聲的回他。

他明明就很大聲的對小姊姊說話,她又不是沒看到!

這、這要叫他怎麼解釋?要怎麼跟一個十一歲的孩子說明什麼叫「氣急敗壞」?

他對她拋去一個求救的眼神,結果她卻笑到不能自己,就算要救他也無能為力。

「妳、不、要、再、笑、了、啦!!」

他拿小萼沒轍,只好對著她叫嚷。

見狀,小萼氣鼓了臉頰,扠腰吼他。「你又兇小姊姊!你這個壞、蛋、大、哥、哥!!」

小萼叫他的方式從「比因哥哥」改回「大哥哥」,還加上了「壞蛋」兩個字。

再這樣下去不行,會笑死的。笑歸笑,她最後還是跳出來制止了持續暴走的場面。

「小萼,不可以沒有禮貌,也不能叫『壞蛋大哥哥』。」說到後來,她仍然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畫面怎麼看怎麼幼稚!

她被小姊姊唸了?被糾正的小萼傻眼的看著小姊姊。

……都是壞蛋大哥哥……不對,是『大哥哥』造成的!才會害她忘記教養,被小姊姊訂正!

小萼火大的盯著比因。

……這小孩幹嘛?做什麼對他生氣?他沒惹到她吧?

被盯著的他一臉莫名其妙。

小萼又轉頭看著她,開口道:

「小姊姊,大哥哥欺負妳,我們不要理他了!」

小萼天真的說法,讓在場的其他兩個人傻眼,然後比較瞭解小萼的她稍微思索一會兒。

他、他沒欺負她啊!他覺得自己真冤枉。

總算想通了,原來小萼是這樣看待他們之間的互動,於是她開口:

「小萼,比因哥哥沒欺負我啦!」

「可是大哥哥很兇耶!」小萼堅持自己的論點。

她笑著搖搖頭。「小萼,大哥哥不是兇啦!他只是覺得妳叫我小姊姊,又叫他大哥哥,這樣有點……不公平而已。」

不公平?會嗎?是因為這樣大哥哥才生氣的嗎?

大哥哥好奇怪喔!

雖然她站在他這邊幫他說話,可是她沒注意到一件事──她被小萼同化了!居然也開始叫他「大哥哥」。

吼!氣死他了!小萼不懂就算了,她幹嘛跟著一起叫!都把他叫老了!

「我才十七歲,十七歲!衛綺弭,妳還比我大兩歲耶!」他強調著事實。

……他又怎麼了?

一大一小的兩個女孩不解的看著他。

「我知道你十七歲,也知道自己十九歲,這樣有什麼問題嗎?」她問,無法理解一個青春期男孩糾結的情緒。

有什麼問題嗎?當然是──「沒、問、題!」

兩個女孩更不懂了,那他在氣什麼?

看這表情就知道,她肯定不曉得他在說什麼。

「重點是,妳居然叫我『大哥哥』!」他點出自己最在意的事。

沒錯!他就是覺得比她小這件事莫名其妙的讓他整個人火大到不行!

「咦?」她眨著眼睛。「我這樣說了嗎?」

小萼想了想。「對耶!小姊姊,妳也叫他『大哥哥』了。」

「啊……」糟糕,好像踩到某人的地雷了。「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啦!」

她雙手合十的向他道歉。

看著她誠意十足的舉動,他的氣也漸漸消了。「反正妳也道歉了,這件事就算了。」

「妳看,大哥哥人很好吧!」被原諒之後,她轉頭對小萼說著。

……又叫他大哥哥。

還沒來得及生氣,小萼已經幫他把話說出來了。

「小姊姊,妳又說了『大哥哥』。」小小聲的,小萼提醒她,不希望等一下又看到大哥哥大吼大叫的畫面。

「呃……嘿嘿!好像改不過來了……」她尷尬到極點,搔著頭看向他。

她是不是下意識的認為這樣說才對?他突然有這種想法。

「大哥哥,」小萼拉了拉他的衣角。「不要常常生氣喔!會變老的。」

……真是好心的建議,但他已經氣不起來了。他沒回答,也放棄了在這問題上計較。

三個人吵吵鬧鬧,時間很快的無聲無息飛走了。

她瞄到手錶,「比因,趕快吃一吃吧!我們的休息時間快過了!」

說著,她把食物分一分,連小萼都拿到一份,然後快速的進食著。

「小姊姊,妳要回去工作了嗎?」

好快喔!明明才跟小姊姊說一下下的話而已。她嘟著嘴,一副不是很開心的模樣。

「對呀!我們不能休息太久呢!」說完,又看見比因正在幫忙收拾東西。「謝謝你。」

他揮揮手表示只是舉手之勞。

然後,他們兩人一起把小萼送去坐公車。目送著她上車後,他們才安心的投入在工作之中。

小萼一坐在公車的座位上,開始在想為什麼今天會覺得跟小姊姊聊天的時間很短呢?

明明都跟以前一樣的說!哪裡不一樣了呢?

想來想去,小萼終於找到了哪裡不同。

唔!有大哥哥在,小姊姊就會分心,害她跟小姊姊少講了很多話!

討厭的大哥哥!

她決定了!以後都要討厭那個人很好的大哥哥,最好最好一直討厭下去!

這個決定,讓後來他們三人的相處模式中,總是充滿了吵鬧聲跟笑聲。

而當兩人各自返回了工作位置,他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他想問她的事一件也沒問!

啊!沒想到比因的個性那麼好玩!而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方才三人相處的過程,接著得到了這個結論。

☆☆☆

實習時間只剩一年了,接下來他要準備考大學。雖然想做的事早就決定好了,但心裡仍有一些徬徨無措。

在這裡的時間越來越短,雖然兩人也有相約見面,不過總是有一個小孩在一旁跟著。

然後,整個場面開始失控,他會跟小萼拌嘴,最後她會出來制止他們──只是一直笑個不停。

憑良心說,他不覺得很好笑。可是他貪看她的笑容,所以當她笑的時候,他覺得自己也跟著她笑了起來。

見面時看著她,分別時想著她,他的心裡無時無刻都有她的影子,讓他的心變得暖洋洋。他不想承認自己的心情,但是真實的心意早已不受他的控制。

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想更瞭解她,接近她。只是有些事他還沒得到解答,而自己憑空猜測得到的答案,也沒辦法說服自己的心。

這次,他要親口問出答案。

他藉口休息離開辦公室,打算直接走到櫃檯。還沒到目的地,便在半路上遇見她。

他想跟她打招呼,卻看見她正在跟一個穿西裝打領帶,年紀約四十幾歲的中年人談話,兩人的臉色都很嚴肅,正經的不像平常看到的她。

「……那就這樣做。剩下來的部份觀望一陣子後再說。」

不曉得他們在說什麼,一走近,他只聽見她說了這些。

才剛靠近,她就注意到他了。笑著對他揮揮手,看起來就跟以前一樣。

而中年人對她點點頭,說聲「我知道了。」就離開了。

在錯身的那一刻,他看見了中年人的長相,心裡突然間有個算不上可能的答案。

「妳在忙啊?」他對她微笑。

「沒事,都處理好了。」她說。接著她又問:

「找我有事?」

「有一點。不過我想我有一些答案了。」所有的拼圖都歸位了,就算想錯,大概也不會太遠。一想到這點,他又是開心,又是擔憂。

沒頭沒尾的他在說什麼?她疑惑的看著他。

「不急著在這裡談。妳有時間嗎?」他不認為接下來的話題適合公開談論。

她看了一眼手錶。「二十分鐘,夠嗎?」

櫃檯的工作不能離開太久,二十分鐘已經是極限了。

「夠了。我們走吧!」說著,他首次伸出手,拉住她的手。

被他握住手,讓她一陣臉紅心跳,說話的音調也摻入了一點嬌柔。「要去哪裡?」

長久相處下來,說她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是騙人的。

常常約他吃午餐,一開始只是因為跟他合得來,年紀相近又能一起談天說地;到後來,她習慣了有他的陪伴。

她釐不清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不在,她會寂寞孤單,感到一股難以忍受的心慌;可是有他在,她又會心跳加速,害羞雀躍。

就像現在,只是一個簡單的牽手動作,已經足以讓她羞怯萬分。

牽她的手,他也會覺得不好意思。只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只好勉強壓下心頭那股悸動。

他不回答問題,只顧著環視週遭。

熟知飯店狀況的他,很清楚現在該往哪裡去,他要確認的只是路線。

「這裡。」他拉著她就跑,直接往一間空房間鑽了進去,還順手拿了一個「打掃中」的牌子,掛在門外。

兩人一進門,他放開她的手,立刻把門鎖上。

房內擺著兩張單人床,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中間放了一個櫃子,上頭還有個小檯燈。

「這裡是?」她提出疑問。

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談話?

雖然早猜到了有這種結果,他還是難掩失落。「801,也是我們第一次一起整理的房間。」

第一次……他的話讓她仔細看了看這間典雅的房間,往事一幕幕像跑馬燈一樣閃過。

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逐漸喚醒了久遠的記憶。

他看著她陷入沉思,接著提出一個問題:

「剛才妳在跟執行長說話嗎?」

他相信自己沒看走眼。

她抬起頭看他,不說話,但訝異的神情全寫在臉上。

「來這裡兩年,一些人事也知道得差不多了。」他平靜的說道。

集團執行長,連這號人物都不知道的話也未免太瞎了!

她苦笑,「你想知道什麼?」

話都說到這個節骨點上了,她不相信他沒有任何想法,只是隨便猜測。

「本來只是我自己的猜想,」他坦白,「不過看到執行長的態度,我也大概也有個底了。」

話鋒一轉,他又說:

「最後,我只擔心接下來說的話,會不會被妳想成另一種狀況。」

然後,輪到他苦笑了。

難以抉擇啊!這件事不像猜謎遊戲一樣,猜中答案了只有單純的快樂;當快樂的興頭一過,只剩下濃濃的無奈與深沉的煩惱。

若是跟他想的一樣,她的一切都太高不可攀了,而他的心意則可能根本無法順利傳達給她。

「說說看啊!」她選擇直來直往。走到窗邊,把窗戶推開,讓風吹進來。

她想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他走近她,再次鼓起勇氣牽住她的手。見她沒反抗,便深吸一口氣,看著她仰起的臉說道:

「雖然只經過兩年的時間,可是妳知道嗎?就算我即將在一年後離開了這裡,我也忘不了妳,永遠不會忘記。」

然後,他微紅著臉,情不自禁的說出:

「我喜歡妳。」

發顫的語音,透露著他的認真與緊張。

微風吹拂,把混著泥土的青草香帶進室內,吹起她的髮絲,也吹皺了兩個年輕男女的心湖,掀起了一波接著一波的漣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