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是大廚不顧我的反對,直接幫我灌下那碗湯才舒解的呢!不過我後來也多喝了好幾碗,還常常去盧他要這盅湯就是了。那個味道真是太棒了!只不過,大廚說熬這種湯要很費力氣,做很久才做得出來,產量不多。」

所以別小看只有這一小盅,這可是她去拜託好久才有的呢!

來頭這麼大?他萬分不可思議的看著碗裡的湯。

「喏,別只顧著喝湯,這裡還有一個飯糰,給你吧!」

她大方的把食物拿給他。

「謝謝。」拿了食物,他也不客氣的大口大口吃下肚。

「啊!天氣真好!」她吃完東西後躺在草坪上,開心的伸直雙手,在陽光下玩著手指遊戲,光和影反覆錯落灑在她臉上,把她的臉弄成花貓似的。

「妳吃飽了?」他問。

「嗯,多的是帶給你的。不過我想分量應該差不多吧!」她笑了。

「妳要說,吃飽了才有力氣做事?」想起她可能有的反應,他也笑了。

「本來就是啊!吃飽了才有精神,做事才會又快又好。」她停頓了一下,突然翻身看著他,冒出一句話:

「我們這樣很像在約會耶!呵呵!」

然後,又翻過去繼續玩著她的手指,重覆張開、握拳。

她、她在胡說什麼啊?

十五歲的少年跟十七歲的少女?別鬧了!

雖然這麼想,不過在還沒開口反駁之前,他的臉倒是不爭氣的紅了。

「少胡扯了,吃個午餐而已,又沒什麼!」他粗聲粗氣的回她。

她也沒留意他的反應,反正只是隨便說說。「我知道啊!只是看見雜誌常常這樣寫嘛!我也覺得這樣就叫約會的話還真的有點好笑。」

他認同她的說法。「本來就是。」

口頭上承認,可是生理上的反應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連耳根都紅遍了的他,這句話特別沒有說服力。

他偷偷看她,發現她有一張很耐人尋味的臉蛋,沒抹任何化妝品,乾乾淨淨的讓人很舒服。

跟她的人一樣,簡單又直接。

她玩了好一會兒,眼神瞄到手錶上的指針,眼看休息的時間差不多了,便坐起身,打算收拾餐具。

「你吃完啦?」

看著一點食物都沒剩的碗盤,她驚訝的問著。

「嗯。」她拿的食物剛好夠他們兩個人分享。

「那就好,不然剩的我要收拾呢!會變胖的。」她開著玩笑。

他觀察她的身材。「變胖就變胖啊!又不會怎樣。」

仔細一看,還覺得她太瘦了!衣服裡好像只剩下骨架一樣。

「變胖的話制服就要重做了!」她認真的反駁著。

要花錢呢!好貴的!

沒想到她會這麼認真看待這件事的他頓時找不出話說。

然後,她又笑著說:

「那我下次就不敢找你一起吃飯了呢!」

「最好是這樣啦!」聽見她的玩笑話,他也笑著回她。

她收好餐具,站起來,拍掉身上的草屑後說:

「我先回工作崗位了,你還要在這裡嗎?」

「嗯。」再讓他休息一下子吧!

「那好吧!我先走了,Bye。」

她揮手道別後走向飯店。

看著她蹦蹦跳跳離開的背影,在原地坐著的他心裡生出一絲迷惘。

她在工作中找到了目標與樂趣,那他呢?

他很確定自己想從事跟飯店有關的工作,可是為什麼他感受不到跟她一樣的喜悅?

在房務部,他不覺得自己喜歡這份工作。

是他的問題嗎?問題又在哪裡?

「之前在餐飲部門,後來才調來這裡學習。」

他想起她說的話。這間飯店似乎可以申請調職,而他又想調到哪裡?

是不是多瞭解一些,就可以找到他真正想要做的事?

站起身看向飯店,認真想想,他對這間飯店的其他部門其實認識不深。

那麼,從現在開始應該也不遲吧!

他希望有那麼一天,他也能跟她一樣,工作得很快樂。

 ☆☆☆

兩年後,她提出調職申請,他也是。而這件事讓她訝異的睜大眼看著他。

兩年時間,他的身高從跟她差不多高,變成高過她一個頭。

在房務部的日子裡,一逮到機會他就去各部門逛逛,如果遇到可以聊上幾句話的人就交談一下。漸漸的,他也對各部門的業務瞭解了一些大概。

雖然跟她見面聊天的時間變少了很可惜,但他覺得自己總算找到了想做的事。而她閒著的時間似乎也不是都在休息。

有時候他去找她,變成她不知道到哪裡忙碌了;有時候則是在回來工作崗位時才發現她找了他好久。

所以,他選擇在她提出申請的今天,同時提出自己的調職意願。

交出申請表後,他們一起走在走道上。兩個人並肩走著,好像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你也調職了?考慮很久了嗎?」她問著。

「嗯,抱歉之前沒有跟妳提過。」他說。

他想調到資訊處理中心。

「沒關係啦!」她笑了。接著,她繼續說:

「那是你的人生啊!如果你認為這樣比較好,放手去做才不會後悔。」

她也是依憑著這個理念一路走過來的。

這道理他知道,所以他才這麼決定。

「妳呢?房務部的工作妳怎麼也不做了?」他問。

樂在工作的她,會想換部門才令他大感意外。

「唔,這麼說好了。」她想了想才開口:

「房務部的工作雖然只做了兩年,可是我已經學不到東西了,所以我想換個環境。」

……這種話給其他人聽到肯定會打她。他無奈的心想。

「妳要調到哪裡?」對於兩人各自的未來,他先詢問了她。

「櫃檯接待。聽說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喔!」她說。

說著說著,她的眼神開始閃亮,揚起堅定的笑容。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得到,可是我想去嘗試、去努力,想相信我可以達到要求!」說到最後,她整個人充滿了自信。

看著她,他似乎也被她感染了情緒,突然覺得自己也擁有了足夠的信心去面對充滿變化的未來。

「我想妳可以的。」他由衷祝福她。

「謝謝你。」她收下了他的祝福,回問他:

「那你呢?在哪裡工作?」

「資訊處理中心。」他誠實回答。

跟前輩們聊天的過程中,他對資訊部門處理的業務起了很大的興趣,再深入瞭解過後,他決定這麼做。

「資訊部?」她瞪大眼看著他,一臉無法置信。

「是啊!怎麼了嗎?」他疑惑了。

她的反應真奇怪。

「唔!那個我最不拿手了。」她露出慘兮兮的表情,苦笑著解釋:

「那些程式啦!軟體啦!我完全無法瞭解那是在做什麼的。所以後來我覺得那肯定是跟我不同次元的東西。」

就算把她逼死她也無法學會那些。

看樣子她對這種事很頭痛啊!他又發現了另一個她。

「沒那嚴重啦!扯到次元。」他被她誇張的說法逗笑了。

「你才真的很厲害,居然能夠瞭解那些外星球來的東西。」她才不管他的取笑呢!反正那個就是跟她不對盤。

繼次元之後是外星球?他搖搖頭。「妳把我當外星人啊?」

真虧她說得出來。那他們現在用什麼在交談?

「你的外表是地球人,不過你將來肯定可以跟外星人談話。」她做出了結論。

她的結論讓他失笑。「簡直胡扯,外星人也不見得懂這些東西。倒是妳,本來不是想做全方位的學習嗎?怎麼這麼輕易就放棄了?」

她擠眉弄眼了好一陣子,做了個鬼臉之後回他:

「在知道我跟那些東西沒話聊之後,我也只能乾脆放棄啦!」

她雙手一攤,一臉「沒辦法」的笑著。

原來如此。「這樣不會有遺憾嗎?」他故意問。

「有啊!可是也就只能這樣囉!」她大方的說。話鋒一轉,又說起另一件事:

「你的工作,是算幕後的吧?」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好像不怎麼看見那些工程師們出來走動。

奇怪,他們吃什麼呢?她不自覺的歪頭想著。

自從上次對她留心之後,他常常發現,她在無意間做出的小動作,總會讓他有種想微笑的衝動。

就像現在,她的頭自然的微微歪向一邊,可愛的女孩姿態看起來帶著一份無邪的清爽。

「這類工作不用到前線,不過我們還是需要吃飯的。」他笑了起來。隨便一想,就知道她正在思考外星人跟地球人的差異。

「是嗎?」正眼看向他,才發現了他的笑容,然後她看著他陷入了自己的情緒。

他之前笑起來的模樣……是這樣的嗎?她問著自己。

那又為什麼現在她才注意到,他笑的時候會讓她覺得心跳加快?

不就是一個單純的笑臉嗎?

「不過未來我們分屬兩個不同部門,要約吃飯會變困難的吧?」知道她有心事,但沒去細想那是怎麼回事的他,提出了現實中可能遇到的問題。

聽見他的話,她猛然一回神。對呀!她怎麼沒想到呢?

好可惜,難得遇見了一個談得來的同輩呢!她惋惜著。

「那我想約你的話要怎麼辦?」她問。

他思考了一下。「應該可以打內線吧!只是有點麻煩。」

畢竟休息時間不一樣,不能要求彼此為對方排開時間。使用內線的話,就可以事先說好時間吧?

「是可以啦……」她說,但還是有個問題沒解決。她皺著眉頭。

「可是萬一其中一個人臨時有事怎麼辦?」

櫃檯要打內線又不是隨時都可以!

她說得也對。他倒沒想到這點。

「那妳有沒有其他聯絡方式?」有的話會方便很多吧?

「有啊!」她突然想到一個絕妙的方式。

「碰不到面的話我們可以留字條在櫃檯啊!」她笑著說。

……字、條?不是手機?

聽了她的提議,他沒辦法說那意見太爛……因為他根本找不到話可以反駁。

的確,那麼久以來,從來沒見過她講手機。

最後,他只好嘆口氣,無奈的同意。「就留字條吧!」

雖然他從不覺得公開留字條能保有多少隱私!

 ☆☆☆

工作轉換的一開始,他覺得每天都過得很辛苦,很疲憊。但等他漸漸上手之後,他想他當初的選擇是對的。

雖然還是一樣忙碌,一樣辛苦,可是心裡卻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滿足,他也覺得生活過得很踏實。

原來喜悅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想起之前她忙得很快樂的笑臉,他認為他懂了什麼叫做成就感,也總算瞭解了她為什麼可以笑得那麼開心。

想到她,總會讓他的心有那麼一些牽掛。

距離上次談天,兩人分別的時間並不算長。但短短的日子裡,他想起她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想她的笑容、想她說話時的語調,直率的個性,以及閃耀的眼神。

最後他想到了她說的:

「我們這樣很像在約會耶!呵呵!」

明明是兩年前的往事,印象卻鮮明的讓他以為只是昨天才發生而已。

那是他第一次臉紅。也是在那次之後,他開始留意起她的一切。

沒辦法常見面的兩人,還是使用「留字條」這招互相聯繫。

不在同一部門工作之後,沒有約到人卻常常偷空瞧她的他發現了一些之前沒注意到的事。

有時候,會看到她跟一個小孩在一起說說笑笑的,但他並不知道那是誰。

有時候,明明是她休息的時間,卻到處都找不到她的人。

她似乎很忙,他卻完全不曉得她在忙什麼。

他發現他並不瞭解她,一點也不瞭解。

她有很多事沒說過,而他也從來沒問。

他想,也許該找一天兩人一起吃個飯,好好聊聊。

他在意她的一切,那她呢?

他想鼓起勇氣問她,她是不是也跟他有一樣的心情?

終於,某日他們約好了時間。此時兩人正坐在大草坪上吃著午餐。

她又帶來了那盅令他印象深刻的湯。

兩人正談著最近工作上發生的一切時,有個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來了,嘴裡還一直嚷嚷著。

那是在吵什麼?他看向聲音來源。

只見她揮揮手,興高采烈的喊著:

「小萼!」

她們認識?看著她的舉動,他錯愕心想。

只是小女孩的身影看起來怎麼那麼熟悉?

他蹙眉,思考著到底是在哪裡看過小女孩。

還不等他開口詢問,小女孩已經跑到她身邊了。拉著她的手叫著:

「小姊姊,妳在這裡呀!我來找妳玩!」

臉上大大的笑容寫滿童真。

她輕輕的拍拍小女孩的臉,笑問著:

「妳放學了嗎?」

這句話換來了小女孩咯咯咯的笑聲。「今天學校放假啦!小姊姊忘記了呀?」

「對喔!」她恍然大悟。「難怪今天的人特別多。」

小女孩笑得更開心了。

他觀察著眼前兩人的互動,突然想到,這個女孩該不會是常常來找她的那個小孩子吧?

「對了,幫你們介紹一下。小萼,這個是比因哥哥喔!」她比著他,然後小女孩點點頭表示瞭解。

接著,她跟他說:「這個是小萼。」

「妳們很熟?」他詢問,想證實自己的想法。

她拉著小萼坐下,回答:

「對呀!小萼很乖的,對不對?」

說完,她摸著小萼的頭,還拿了一塊小蛋糕給小萼。

被稱讚的小萼很高興的吃著蛋糕,頭重重點了一下。

果然。他猜對了一件事,這讓他覺得他們的距離似乎拉近了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