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你要的咖啡。」很不客氣地將那一杯黑黑的液體塞到他手中,開口:「我知道,不過人心會變,誰知道你今天想喝什麼。」

「少來,你只是無聊拿我開玩笑。」

「呵~果然是衛.因斯凱,也只有你這麼了解我。」

「聽了讓人莫名地感到不舒服。如果了解你的代價是接受這種無聊的玩笑,我還寧願不認識你。」

「是嗎?不過我也沒無聊到常這麼玩,不是嗎?」他痞痞的一笑。

「是。如果你常這樣做,我會非──常後悔現在站在你面前。」

「所以大致上來說,了解我還算是個不錯的選擇。」

「真過份的言論,不過很不幸地被你說中了。但被你丟進花痴群中我可敬謝不敏。」

「花痴?」他會意的笑了。「原來打從一進來你的臉色鐵青是為了這件事啊!我還以為讓你去跟那些女人展現一下魅力會是一項正確的抉擇。」

「話說得那麼好聽,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只是不想面對才找我當替死鬼。」想到這件事就氣!他一臉悻悻然。

「既然如此,那些可愛的小姐們應該沒遭受到你的毒手吧!」

「喂!說話憑良心,那些女性算可愛嗎?還好我溜得快,不然現在應該是換我被她們欺凌。」

聞言他輕笑出聲,「想不到衛也有落荒而逃的時候。」

「那下次你自己去,別找我幫你『消災解厄』。」特意加重語氣,表明自己堅決反對再次獨自面對那群花痴……不不,是「可愛的小姐們」。

「說得那麼嚴重,一場艷福被你批評得一文不值。」笑笑地調侃,見他還話說,連忙補上一句安撫人的話。「不過我也不想被丟在秘書室,獨自面對那些外表非常可愛的小羊們。」

這樣還比較像樣。「里恩,你不是野狼嗎?怎麼沒有很開心的把那些小羊們帶回家?」

「去,再強的野狼也怕一大群的羊,更何況小羊比較喜歡牧羊犬。」

「夠了,再說下去我馬上翻臉。」

差勁!言下之意就是說他很適合面對那些小羊……不,是小姐們。

「好、好,畢竟狗跟狼是同一類,我們兩個還是比較親。」臉色一整,方才輕鬆愉快的氣氛消失殆盡,空氣中只剩嚴肅。「不說這個了,談正事,你說的姚小姐是不是玫瑰事務所的負責人,姚婭妡小姐?」與她相處的記憶頓時鮮明地在腦海中一一浮現。

里恩.歐爾法.伊特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私下笑鬧,公事上完全正經嚴肅,公私絕對分明。

「嗯。」輕啜一口咖啡,他樂於享受這種帶著微酸的苦澀所呈現出最美妙的甘甜。

提起筆在一張小紙片上寫下一些字,遞出。「幫我查她。」

收下紙片,紙上是一個女性的名字。「難得你對女性有強烈興趣。」

「你想太多了,她的財務能力很強,我想網羅她來幫忙,但是我需要知道她的一切才能確定是否跟她合作。」暗暗地,他壓下浮現在腦中的清晰影像,告訴自己不會為女人留心,從不。

「一切?」包含身家調查?

「一切,我要一份完整的報告。」

握緊手中紙片,「給我幾天時間?」

「一天。」

「喂!這是整人吧!就算我們的能力再強……」抗議的話未說完,已被截斷。

「對你而言夠了。」

瞇起眼瞧他,「……你的意思是要我親自去查?」

「對。怎麼,你有什麼不滿?」他沒忽略掉好友眼中一閃而逝的情緒。

「沒有。有也沒辦法,不是嗎?你又不可能改變決定。」

不滿,大大不滿極了!眼前這個人成天就只會弄些既囉嗦又麻煩又討厭的事情給他做,即使他是萬能勞工也需要休息的!而且手下有那麼多人才,事情交待下去不就得了?他想要過輕鬆生活啊!

「那……我期待你的報告。」薄唇扯動,他算計著好友。

匆匆喝掉咖啡,「哼,你好好等著我的回音吧!」丟下這麼一句稍衝的話,拉開門,在出去時重重關上,門發出好大一聲聲響。

接著,在辦公室裡的他聽見好友邊走邊唸:

「該死的里恩,一天到晚就會找我碴,認識你真是倒了八百輩子的大楣,一天的時間是叫我不用吃飯睡覺嗎?人再能幹也不是這樣的操法,早知道就不喝你那杯咖啡,要付的代價實在太過龐大,就算比較好喝又怎樣?雖然真的很好喝……」然後,火冒三丈的聲音漸漸變小、遠去。

聽著這一連串的抱怨,他失笑,不過他也清楚只有經由衛的親手調查才能獲取更多他所想要詳細情報。

只是……看樣子等事件結束後得好好慰勞他一頓大餐不可。

 

 


輕輕在紙上劃下最後一筆,她滿意地看著自己努力的成果。再度望向時鐘,果然跟預計的時間差不多。

起身走向一旁的開飲機,從盒子中拿出一包花果茶包放進杯子裡。等著水沸騰的時間裡,她輕巧地揉揉雙肩,為長久時間的坐姿獲得些微抒解。

熱呼呼的開水一沖進杯中,香甜柔嫩的氣息剎時充斥鼻間,令人心曠神怡,渾身精神舒暢。

她珍惜著捧住茶杯,一口一口喝著茶,心中思考著待會兒回家該穿哪套服裝出席才好。

雖然不是正式到像去面試一樣的場合,但是無論怎麼說場面畢竟盛大,怎麼穿才能得體合宜是一大學問。

……穿那件好了,好像挺合適的。思及此,她已有所決定。

徐徐地喝著暖茶,看著牆上紅艷盛開的花朵,她悠閒地在辦公室的開飲機旁渡過一天中最自在的時間。

 

 

 

晚上六點二十五分。

站在聳立高大的飯店門口,她看了看掛在纖腕上的銀細帶手錶,確定自己沒有遲到。

而她也從沒遲到的習慣。

從容不迫地打開隨身小包包,在裡面找出未受絲毫損傷的邀請函,再抬頭,她淺淺地微笑著將手中卡片交給在入口佇立一旁的侍者。

「姚小姐,裡面請。」確認過卡片後,一個彎腰擺手,請她進入會場。

在這場宴會裡所聚集的全都是響叮噹的大人物,因此門禁與週邊安全特別嚴格,對每一個即將進入的人也都特別小心。

「謝謝。」開口,向辛苦的侍者道過謝,進入會場。

步步走進會場的她並不知道,在她離開後,那位被她道謝過的侍者幾乎是立即的被其他侍者以充滿嫉妒的眼神示意──準備事後好好圍毆。

今夜的她不同於平時上班制式化的模樣,也因此特別引人注目,若不是在這樣的氛圍、這樣的場合裡,走在路上包準後頭跟著一大堆男人對她吹口哨。

一身鵝黃絨的合身長裙擺,高腰的剪裁與背部直抵腰際的挖空開叉將身形上的完美完全展露無遺,讓她比起平時更顯得迷人嬌柔,身上披著透明紅色絲質流蘇披肩,除了能稍微為空盪盪的背部擋掉飯店內強力的冷氣外,更令人對那片若隱若現的美背充滿無限遐想。

遠遠的,很早就在會場內穿梭並與來往的人們寒暄上幾句的他看到了甫進來的她。

今夜的他也是英俊非凡、美型非凡,氣質更是出眾。因為他是會場主人,為此也必須將自己特別打理。

他知道她是美麗的,只是不曉得原來褪下了上班那件套裝的她會這麼令人驚艷,讓他不願為女人留下記憶的心有了一絲動搖。

她的整體裝扮很時尚專業卻不落俗套,打從身體深處散發的自信使得她整個人看起來雖然美艷無比卻不顯得庸俗難耐,比起那些只會把外表打扮得花枝招展,卻只能在一旁充當花瓶觀賞的一般女人,有著不同風情的她實在亮眼,卻也危險。

在宴會開始之前,會場內早已安排了一桌桌的精緻美食與各式各樣的飲品任君挑選食用,當然,有些人已經拿著一小盤的食物在一旁默默地吃著,或向在會場內四處走動的侍者討了一杯飲品,若有似無地淺嚐著。

一進門,她就看到他了,但瞧他正忙著,她識趣地不打擾他,只輕輕微笑著點頭示意,隨後不例外地要了一杯黃澄澄、甜甜的果汁,她挑了一個景觀好的窗邊倚著,靜靜地喝著,看著場內交談走動的人們,想著一些事。

虛偽的社會、噁心的表情,充滿爾虞我詐的世界。她及他,都是其中的一份子,想在這樣的現實中生存,就要有所體認。

他看見了她的輕輕點頭,知道她已認出他,莫名地,他覺得一定要去找她,跟她談一些事。

至於談什麼事?他還沒想到。

在跟眼前的客人談過幾句客套話後,他抬手招來四處走動的侍者,要了一杯淡黃色的水果雞尾酒,拉開步伐沒想太多的走向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