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我有事?」

「沒事,可第一天找好友聚聚總不為過吧?」

「你要下水?」

「天氣算冷,我可沒興趣讓自己在一開始就成了個冰柱。」

「那你自便。」

「你這傢伙……真佩服你不怕。」

「習慣就好。」

「聽你這語氣,該不會這幾天以來你都來到這兒吧?!」

「沒有每天。」昔爾回答,稍作思索後復開口:

「還沒熟悉環境前沒來。」

換句話說,熟悉了以後天天來、天天在這種時間浸在湖水裡當冰柱?

搖搖頭,對好友一貫冷然的態度無可奈何。

「好歹告知營裡的人吧?」

「沒必要。」若真是在這種時候被敵軍發現,就只能算自己倒楣,認了。

「……算我白說。」

想也是,這傢伙根本不可能跟別人說自己的行蹤。

「我繼續我的事。看你想待在那兒等我到結束,還是自己回營區都可以。」

「回去幹嘛?無聊得很。」

「你在這兒就不無聊?」

「……至少你會陪我吧!」

「我不負責跟你聊天。」

這麼難得的景致,只顧著跟個男人聊天而不做任何事,未免太過浪費。

「是我自討沒趣。」男人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的知道自己打擾了好友。

男人獨自蹲在岸邊,只見昔爾再度潛入水中,他吹著清涼的晚風,心情愉快地欣賞著眼前異樣的美麗。但那許久似乎都沒浮上水面的跡象,把他狠狠嚇了一跳,再也不顧湖水的冰冷,急忙衝入水中把昔爾拉出來。

一把人拉上來,他破口大罵:

「你不要命了是嗎?整個人浸在裡面……」尾音漸小,他被昔爾眼神中明顯被打擾的不耐給弄混了。

「那麼久,是吧?明,你打擾到我思考了。」昔爾冷冷回應。

明無言以對。怎麼會有這種人?

勉強壓下心中那股傻眼又無奈的情緒,按捺不住好奇地詢問昔爾:

「你在想什麼?」

聞言,昔爾抬頭看天,凝望遠方星點半晌。「……想未來。」

用這種方式想,會不會太辛苦了?

「什麼樣的未來?」無法接受好友那種有跟沒有一樣的回答,他再度開口詢問。

昔爾瞪一眼,轉過身,準備不理會明再度回到湖水裡,卻在潛入水裡前一刻,淡淡地回答了問題:

「我要離婚。」

「什麼?!」

明大驚,對昔爾的答案不敢置信。「你開玩笑吧?!」

昔爾認真地橫過一眼,卻不再開口。

明觀察著他的表情,不怎麼確定地問:

「你是認真的?」

「你什麼時候看過我開玩笑?」

明偏頭一想,突然覺得挫敗。「……沒有。」

昔爾滿意聽見這種回答,雙手環胸,也不管天氣有多冷,只著單衣佇立在水中,勾起薄唇,似笑非笑。

「還有問題?」

「為什麼突然這麼想?」

明完全無法理解昔爾的想法。一直都覺得無所謂的,不是嗎?

「覺得婚姻對我而言,只是個枷鎖。」

「以前可不見你有過怨言。」明認同他的說法,可卻從未聽過他不滿。

「現在……」語氣一頓,緩緩綻開一抹笑。「我覺得有所謂了。」

「是嗎?」明靜靜思索著,再度開口,說出昔爾未說出口的話:

「有了喜歡的女人,是吧!」

「很篤定的一句話。」昔爾淡笑,輕哼回應。

「我應該沒猜錯。」

「我也不覺得瞞得過你。」

「恭喜你。」

「恭喜?」沒什麼喜事可言,何生「恭喜」二字?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你終於比較像人了,你不覺得嗎?」

「就因為『喜歡』?」

莫名其妙的邏輯。

「不,是因為你『懂得』去感受。」

呿!還以為有什麼稀奇。「這種事每天都在做。」

「不,你錯了。」

昔爾挑眉,等著看好友打算說出什麼「驚人之語」。

「以前你並不懂得『感受正面情緒』。」

明正經八百的說出他的觀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jiechen 的頭像
shijiechen

Weird Butterfly Ceremony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