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拉了拉疆繩,讓撒腿狂奔的馬兒停下,有一步沒一步地走著,也算是讓辛苦的坐騎稍事休息。

「誰造成的?」昔爾也跟著逐漸慢了下來,淡淡開口。

這話,明無法反駁,也知道是自己太過急躁了。

shijie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